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嘚瑟的前妻
嘚瑟的前妻

几天后,我来到唐永红的办公室。听了我的计划,他点点头,肯定地说:「想法不错,但是要一步步来。」  这样的表态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对我们选定第一个兼并对象——通达公司下手了。通达的老板董长发四十来岁,外表很像一个北方的农民。我和他虽然不是很熟,但也算互相认识。他是从他岳父手里继承的通达公司,而非自己白手起家的企业,这也是我们选定通达最为目标的原因之一。  等我见到董长发时,他本来就黝黑的面孔上又罩上了一层灰气。近来,他的工厂不但订单全无,已签的订单不是质量不合格要返工赔款,就是回款困难。当然,这大都出自小唐和我背后的操纵。  我的出价是一百万加上百分之三的公司股份,董长发听了沉默不语,显然还是心有不甘。我没有再多说,自己先离开了。一周之后,董长发给我打来电话,接受了兼并条件,因为继续等下去,他的损失只有更多。  第一笔交易的成功让我信心大增,在后来的两个月中,如法炮制,又有四家小厂被我收入囊中。现在,只有承明还能勉强和我竞争,而其他的工厂,在我看来,不过是月亮边的尸体。  此时,消息传来,唐永红将升任地区开发委员会的主任,也就是说,今后不但是桐湾,连凤城等地的经济都将在他的管辖之下了。这算是个好消息,只是比预想中提前了,我原以为在他调任之前我可以完成我的兼并大业。  但是,同时还有一个坏消息,接替老唐负责桐湾经济的是赵千中,此人本来和唐永红就不对路,对我更是不买账。看到他上台,我不禁暗暗叫苦。果然,本来已经谈得差不多的几笔银行贷款由于他的上任而没了着落,我的资金一下子紧张起来。  而更加致命的是,赵千中似乎和承明的老板走得很近,承明更是发起了一个本地行业联盟来遏制我的扩张。  怎么办,刚刚才有些志得意满的我好似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苦苦思索之后,我决定调整战略,将目标瞄准我们在桐湾的最大对手——承明。  我将想法告诉小唐时,他却并不支持。  「杰哥,你执意要对承明动手。不是做兄弟的不帮你,现在承明的订单没有一张是在我手里的。你怎么对付他们?」  似乎在他看来,兼并这些企业都是靠他的手段才完成的,我有些不高兴。  「小唐,我相信,我们凭实力运作,也可以完成这笔交易。」  「好吧,我相信你,不过你这个动作太大。我家老头子未必对你有多大力度的支持。」  「我有分寸的。」  了解到小唐的态度,反而坚定了我出击承明的决心。因为我太需要一个真正属于我一个人的胜利来证明自己。到底应该如何运作,思前想后,我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第二天,林叔如约出现在我面前时,脸上依旧是那副欠扁的贱笑。  「杨老板,你现在可是桐湾的巨头了,怎么想起我这个老朋友了。」  「林叔你手眼通天,我什么时候也不会忘了你的。」  「这次找我来,是不是想和我谈承明的事。」  「不错。」  「杨先生,你近来的大手笔我大致知道,只是那么多小厂不去动,为什么要对承明下手呢?」  「我拿下承明,其他的小厂还用我动手吗?」  「呵呵……杨先生真是有魄力啊!可是,我要是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当然,你的订单让谁做不都一样,无论承明给你多少的点,我都可以再给你加百分之五十,如何?」  「杨老板的条件很有诱惑力,可是,店大欺客。如果没有了承明,那时候的事就不好说了。」  「你应该相信我的承诺,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协议。」  「呵呵,我相信杨先生你言而有信。要我帮助你也不难,可是我要收一点佣金,可以吗?」  听他提到钱,我心中反而一喜。  「你开个价吧!」  「我不要钱,我要想杨先生借用一样东西?」  「什么!」  「就怕杨先生舍不得。」  「你不妨说说看……」  林叔这时却故意停下来,喝了一口茶,然后做出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  「璐小姐的身体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啊,我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和她再续前缘!」  「你找死!」我一把揪住林叔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  「杨先生火气还是这么大?」林叔被我抓住,却并不挣扎,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  看到周围的人都在注意我们,我只好强压怒火,松开了他的衣领。  「我警告你,嘴里放干净点!」  「呵呵,杨先生对自己的女人真是有情有义,我很钦佩!只是这点小小的牺牲都不肯,怎么显示你合作的诚意呢?」  「够了,不要再说这种无聊的话题。我可以预支一笔钱给你……」  「我不缺钱,你上次对我动粗,我本来可以告你的,就算不告你,我也可以把你的工厂玩儿死。不过,我没有那么做,知道为什吗?」  我心里猛的一沉,「为什么?」  「因为璐小姐,我在医院时候,她来求我的。当然,她的表现让我非常的满意……」  「你胡说!」我再次握紧了拳头。  「就当我胡说好了,璐小姐很爱你,为了你,她什么都肯做,这样的女人不多了。我不缺女人,但她给我感觉实在很特别,……」  说着,林叔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用这个,只要两滴,喝下去,她不会记得的发生了什么。我只要和她的一夕之欢,女人不就是让我们男人享受的吗?璐小姐又不是处女,何必那么在意呢?何况,我看得出,璐小姐的身体可不是一个男人能满足的,呵呵,杨先生,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我先走一步了。」  我想冲过去揍他一顿,却似乎没有了力气,心里酸酸地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知道,林叔的话多半是真的,可我无法因此指责璐的隐瞒,因为她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我。  回到家里,我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下意识地,我将林叔留下的药水带了回来。没过多久,璐也回来了,看着她一身成熟而妩媚的OL打扮,回想下午与林叔的谈话,我兴不起任何质问她的念头,反而有些莫名的冲动。  饭后,我和璐坐在沙发上,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这段时间为了兼并的事忙得一塌糊涂,我们之间好像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坐下来好好谈谈。今天,当遭遇了挫折,却反而更加感到这个女人对我来说的珍贵。  「我们跳个舞吧?」我打开音响,一阵低沉而悠扬的旋律流淌出来。  「好的。」璐轻轻站起身。  灯光并不明亮,乐声依然舒缓,柔软的腰肢在我的臂弯中慢慢摇曳。跳舞,不如说是依偎着晃动,胸前的饱满将我紧紧地抵住,也将我的冲动悄悄唤醒,我忍不住沿着修长的颈部的轻轻吻着,一路攀上柔润的嘴唇,尽情吸吮着甜蜜。  璐停止了晃动,小巧的舌尖在我口中勾连回应……  我一只手潜入璐的上衣,将胸罩向上推起,丰满的肉球落入掌心;另一只手从她腰间探入,抚上滑腻的臀肉,轻轻抓挠。  「嗯……」璐发出似有似无的呢喃。  抚摸臀部的手突然转到前面,那里已经泥泞不堪。沾湿的中指很快在滑腻的肉瓣与纠结的耻毛间找到了那颗充满欲望的核心,有节奏地揉动起来。  「啊……」璐停止了和我的激吻,长长地吐出一声呻吟,整个人都倚靠在我身上,身体随着我手指的活动而微微颤动。  「我们去洗澡吧,然后去床上……」璐在我耳边提议,身体的颤动越发明显起来。  我吻了吻她的脸颊,没有挪地方,反而加快揉动的频率。璐的敏感程度有些出乎我预料,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欣赏过她这样迷离的表情了。  没过多久,璐猛地一晃,全身紧绷起来,双腿更将我的手牢牢夹住,头却沉沉地抵在我肩上。  我将手从璐的裙里抽出,指尖皮肤已经被爱液浸的皱起,放在鼻子前闻闻,有些淡淡的骚味……  来到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温度的刺激让我们更加兴奋。躺在我的怀中,璐腿间的柔软处恰好抵住我早已勃起的阴茎。我轻轻挺动了几下,在水中摩擦着她的肉唇。  璐显然不满这种「过家门而不入」的挑逗,抓住我的阳具轻轻一按,让它缓缓挤入溢满爱液的肉道。  「噢……」我们几乎同时呻吟出声。  光滑的脊背紧紧贴在我的身前,我环过手臂,握住她的丰满,另一只手在我们结合的部位轻轻抚摸,不时撩拨那颗再次勃起的肉豆。  这种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让我感到温馨而满足,所以并不急于抽送。璐却躁动起来,胯部不停的扭动,增加着阳具在她体内的摩擦。  「杰,动起来。」璐低声催促。  可惜温暖的水流似乎已经将我的全身的气力稀释了,我并不怎么想动,只是懒洋洋的挺了两下。  「嗯……别停……」撒娇似的抱怨,同时扭动得更加用力。  感到我仍没有主动抽送的意思,璐直起腰,背对着我,双手扶住浴缸边缘,快速起伏套动起来。  「啊……真好……杰……挺起来……再挺起来……」  我用力地挺住腰部,让阳具在肉道内更加深入。从背后看去,璐的身材非常好,细腰下是一个突然放大的臀部,随着她的起伏,水波荡漾。  「再挺一点……」璐的动作更加剧烈,浸湿的长发四散甩动,每次肥美的屁股重重地落下,都惹得水花四溅。我已经竭尽全力将阴茎挺入,似乎仍不能让璐感到满足。  虽然看不到璐的脸,相信她此时的表情一定是淫荡而迷乱。我突然想起了林叔下午的话,璐真的是一个男人无法满足的女人吗?为了我,她去林叔的医院时做了什么样的牺牲?莫非也是这样在林叔的身上套动摩擦?  想到这些,我的阴茎似乎更加坚挺,但同时有了想要射精的迹象。  「等一等,璐……」我将璐抱住,暂缓她的套弄。  「不要,杰……不要停……」璐挣扎着,仍在摇动摩擦。  我必须冷静一下,否则这滑腻紧凑的肉道很快就会将我的精液榨取出来。  「我去拿些酒,我喝一点,到床上再继续,好不好?」这确实是个蹩脚的借口,但我真的想不到别的。  「好吧……」璐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从我身上坐起,在性器脱离的刹那,身体明显地抖动了一下。  我赤裸着来到客厅,倒上两杯红酒,胯下的小兄弟还在挺立着。我故意在客厅里转了两圈,四处打量,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突然,我看到衣兜里的那个小瓶子——林叔留给我的那个小瓶子!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难道女人喝下去就真的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了?拿起它时,强烈的好奇心是我的手竟然有些颤抖,也许,也许今晚我就可以试试……  回到卧室,璐已经等在床上,我将红酒送上,看着她一饮而尽,我的手心里里紧张的满是汗水!因为那杯酒中已经放入了两滴林叔药水,而现在,就等着看它会何时发作了……  放下酒杯,我和璐滚落在床上。敏感地带被我用心爱抚,从乳头一路滑动到她的两腿之间,拨开浓密的耻毛,那里似乎永远是湿润的。阴唇的颜色很深,边缘处更是乌黑,分开后,里面却是鲜嫩的红色,溢满了淫水。阴核似乎比原来更加突出,已经冒出了包皮。  我用舌尖抵动阴核,软软的,涩涩的……  「嗯……」璐呻吟起来,呼吸急促,小腹起伏,仿佛在承受着痛苦,又像在享受欢乐,「唔……好舒服……插进来……操我吧……」  这吓了我一跳,虽然她在性方面并不保守,但从来不会说这些粗俗的言语。  我抬起头,发现璐的双眼紧闭,脸色潮红,身体微微的扭动着。  「璐,怎么了!」我轻声问。  璐没有回应我,继续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唔……操我……我想要……」  「璐……」我轻唤,璐仍不答,看来那药水真的起了作用,她确实进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  挺起腰,将阴茎插入。璐「唔」了一声,身体马上有了反应,长腿紧紧盘在我的腰间,但依然合着眼睛,并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感觉有些奇怪,仿佛我正在迷奸一个陌生的女人。随着我的抽送,璐大声的叫床,嘴里不断吐出平时绝不会说的淫词浪语,不可否认,这给我的增加了额外的情趣,仿佛在身下扭动的不是璐,而是一个淫荡至极的女人。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璐的此时的表现难道是她真性情的释放?她曾经被人潜规则,也有过前夫,以及后来的种种遭遇,是哪个男人让她变成这样?  璐的高潮来得很快,肉道猛烈的收缩着,在多重的刺激下,我也终于一泻如注,无力的趴在璐汗涔涔的身体上……  第二天,我和璐几乎同时醒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昨晚我好像很快睡着了,我们后来做了吗?」  「没有做。」我苦笑着回答。  「是吗?」璐疑惑的坐起身,突然,用手捂住腿间,埋怨我,「还说没有,都流出来了!」  我赶忙找过纸巾,帮她擦拭。看来璐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虽然昨晚我也很尽兴,但璐意识朦胧时放浪表现总让我隐隐地感到不舒服。  上班后,我不得不回到现实中。面对当前的困境,我曾经希望去见老唐,可他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出国考察了。形式似乎对我愈来愈不利,这些天来,又有几家企业加入承明的联盟中,看来用不了多久,主动权就会落到他们手中了,到那时,即便老唐帮我,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我真的只能坐以待毙吗?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我甚至有些绝望的感觉。  这时,电话铃响了,竟然是林叔打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杨老板,很忙吧?」  「还好,有事吗?」  「呵呵,没什么,上次说的事考虑得如何了。」  「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不可能。」我气往上撞,准备将电话挂掉。  「那可太遗憾了,我本来想帮帮你的……又不是第一次……想击败承明,总要有些牺牲吧……」  他的话让我心中突然一动,手停在挂断键上,却没有按下去。是的,就像他说的,这不是第一次,我甚至还记得他那短小的阳具在璐双腿之间耸动的样子,他根本算不上一个正常的男人,也许,璐的付出并不会很大,毕竟我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说说你怎么能帮我……」  「呵呵,简单的说,我这里有承明百分之六十订单的底价,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我们要合作的东西很多……」  他似乎感到了我的松动,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我则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今天晚上十二点,到我家。」我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随即将电话挂断了。  晚上,璐依然和往常一样洗完澡从浴室中走出来,宽松的睡衣下,酥胸玉乳,若隐若现,晶莹如玉。  我的心一阵阵的翻腾,真希望这个晚上就此过去,就像什么都不会发生那样。  「怎么了,这么看我……不认识了……」璐似乎感觉到我的异样。  「哦,没什么……」我急忙掩饰,端起一杯红酒,将另一杯放好药水的酒递都她面前,「喝杯酒吧……」  「等一下,我还没打理好呢。」璐并没有接过酒杯,而是转身梳理起头发,然后又坐在床上,曲起腿,用心涂染着脚趾上的指甲油。  看着她专注的样子,我却觉得有些悲哀,这个妆扮一新的美丽肉体,却马上要被我出卖给个另一个无耻的男人。  璐最终还是喝下了那杯红酒,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十二点刚到,敲门声准时响起。  「她喝药了吗?」林叔一进门,急着问。  我点点头,指了指卧室,「她睡着了。」  「好,好。」林叔说着,迫不及待地走进卧室。  我拉住他,想要说些什么,喉咙却像堵了东西,发不出声音。  「好了,你放心,我会兑现承诺的。」林叔有些不耐烦的说,眼睛却没有离开璐的身体。  我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无奈地退到门外,此时的我,只能做一个旁观者,紧张地注视着卧室里发生的一切。  林叔已经脱光了衣服,慢慢爬上床,轻轻扯开了璐的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