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重生之妹妹情人》(完结)
《重生之妹妹情人》(完结)
   柔柔,传说你自带极品美屄?桑柔(埋怨):……这种事值得拿出来说吗?你好烦人。
  作者(小小声):咳咳,极品美屄只有超级驴嗀才配得上,你要吗?桑柔(羞):你够了。
  作者(拍胸):我懂了。放心,包在我身上了。以上的重生之妹妹情人的精髓。披着商战,校园,种田?的皮,其实这就是一篇无三观的肉文+宠文
  -----------------------
  淫语相求(上,辣)
  梦里,桑柔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地下楼梯,幽长曲折得看不见尽头。 不知走了多久,她才看到前方的一丝光亮,刺眼得她用手遮住了眼。随之而来的就是女人的娇喘和惨叫声,那矛盾的两种声音竟然是同一个女人发出来的。 明亮的地下大厅,足有一个篮球场大,简陋得只有一些简单的行刑工具,最多的就是一排排材质不同、颜色不同、大小不同的阳具模型,靠墙的地方还有几个铁笼子,有成年女子那么高,铁锈散发着令人难受的味道,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的。 光线最亮的地方,吊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雪白的肌肤,圆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两腿间黑幽幽的草丛,就这样暴露在人前。 恐怖的是,女子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红紫的鞭痕,她两眼紧闭,已然昏死过去,可下身的矽胶阳具还在强烈的震动,发出永不停歇的马达声。她的身体到达了极限,偶尔因G点被刺激而娇喘,但发出更多的是凄惨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 直到最后,那名女子的下体涌出一汪汪鲜红的粘稠的鲜血,才被放下来。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生命迹象薄弱,后背的那一大片一大片黑玫瑰染上血的色彩,妖艳而令人不寒而栗,更显狰狞。 「向小姐,请脱衣吧。」带她来到这个地下室的男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又对那个施行暴力的中年男人恭敬地说,「先生,这是柳小姐特意为你挑选的,据她说会比上一个玩得久。」 「那小妮子,是最懂我口味的。行了,你先下去。」中年男人容貌和蔼,身体微微发福,面上还带着长居上位者的威严。 后来,她浑身浴血被抬回自己的房子,却没死成。 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才终於下定决心,脱离柳淳。死就死,就算是死她也不要死在那些恶心的衣冠禽兽身下。 可她没想到,比死更可怕的是染上毒品,毒品让她连自杀的勇气也消失殆尽。 今天在万家郊外别墅里看到了三个女人,其中那个穿银灰色开V露背真丝礼服的女人背有就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黑玫瑰刺青,与她前世的记忆一模一样。 那一大片一大片的黑玫瑰,诡异而黑暗的图案,让她联想到了前世的惨痛往事。她终於真实的意识到,柳淳还存在。 那个可怕又握有某种黑暗权利的女人,她还存在於这个世界,如一条阴险的美人蛇伺机而动,吐出毒汁,腐蚀着一切她想腐蚀的人。 以为只要不想,前世的那些往事就不存在了。 原来都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自欺欺人。 空虚席卷全身,桑柔疯狂得想抓住身边的男人。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可能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可以倾心依靠的人了。 「哥哥,爱我。」桑柔仰头,眼眸乌灵闪亮,带着摄人心魄的脆弱。 她的双手握在一起,好像不是自己的手不疼似的,相互刮抓,手背上已经血迹斑斑。 桑沛心中一痛,轻柔地浅吻她的脸庞,握住她自残的双手,诱哄道:「小柔,别怕。哥哥在这里,以后再也不带你去那种地方了。」 「都是哥哥不好。」桑沛自责,他不知道今天的那一幕对桑柔的刺激这么强。该死的万家声,他绝不放过他。 「哥哥,爱我。」桑柔含情凝睇,喋喋不休的重复着这同一句话。 「小柔,小柔……」他一遍一遍的吻着她的眼,眉,鼻,口,妄想以这样的柔情手段平息她的恐惧和不安,却让她更加不满。 桑柔升起一股幽怨,心里又气又急,她让他爱她,他听不懂吗?她要的是凶狠的占有,而不是这样沾不到实处的亲吻。 她从他的怀里爬出来,状似癫狂地拉扯着他的睡衣,趴在他身上疯狂地啃噬每一寸小麦色的健康肌肤,从耳朵,到乳头,再到脚趾头,在他身上留下了说不清的深红齿痕,最后她的头来到了他腿间安静潜伏的巨根处。 「这个不能咬。」桑沛连忙钳住她疯狂得不顾一切的贝齿。 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她会咬断他的巨根。她留在他身上的齿痕那么疼痛,带着要把他身上的肌肉都咬下来的力道,却让他心疼不已。为她心疼。 黑暗中,一切的感觉都那么的清晰,彼此灼热的气息交缠。他不让她用口,她就用手。她随便揉了两下,硬物就勃起,胀大,肿胀了。 桑柔揉硬了巨根,就撩起自己的睡裙,扯下小内裤,用手扶着巨根就把它塞进自己体内,坐在他身上摇腰胯动。她骑在他身上,上半身直立着,导致子宫的位置下降,巨根轻易地就戳到了花心。 「啊……啊……哥哥,你在爱我。」桑柔含娇细语,背对着他艰难摆腰。 美屄一直没有分泌出蜜液,巨根进出非常困难,每一下都干涸地痛,刮得内壁疼痛地抽搐,可这并不影响她与他身体交合得到的心灵快感。 桑柔双腿张开跨坐着,美屄口张得极大开。可还是不行,她太干燥了,平时一揉就出水的极品美屄今天却毫无反应,而且她身子崩得太紧,咬得他生疼,自插入后他就寸步难行,每一次的摩擦她痛他也痛。 桑沛腰部后退,想抽身先弄湿她的身子。 「不,不要出去。」桑柔花容失色,惊恐地道,下身死命地收缩内壁肌肉,把他紧紧地咬住。 他按住她的肩,抚慰道:「你在害怕,一直没出水,这样你会很疼。」 「我不怕痛,你不要离开我。」只要他们能连在一起,她不怕这点痛。 「我痛,」他咬牙切齿,道,「我就去拿一下润滑剂。」 「哥哥,你不要走,我会出很多水的,你看……」忍着疼,她又动起腰来,坚决不让他离开。 「够了,你别动了,我来。」桑沛厉声制止她,再这样下去,她会伤得很严重。 无可奈何得,他抱起她的腰,听从她的意愿,并没有让直挺挺的硬物离开小屄,而是扶着她的身子微微腾空起来,360度旋转转了一个圈,就着他的硬物还在她体内的姿势,让她转过身来,从背对着他到面朝着他。 棍状的硬物一直停留在体内,棍身360度地摩擦着内壁,不知道戳到了哪一出敏感点,酸不可耐,她娇啼一声,蜜液终於如泉水般涌了出来,身子也松软下来。 「嗳呀……」 桑柔的整个心肝儿都酥麻起来,「啊啊……好爽快……」 她的身姿嫋嫋娜娜,动人的在他身上颤动,口中嘤然有声。 一时之间,两人只觉天摇地晃,腾云驾雾,快感如波涛拍岸般一波一波的涌上心头。 「哥哥,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玩死我,玩死我吧……啊啊……」桑柔偎在哥哥耳边道。 她容颜如玉,气息如兰,口中却淫语不断。
  42、淫语相求(下,辣) 软硬相撞,狭路相逢,倒是最开始急不可耐的桑柔先熬不住了,娇嫩的花心不断迎来巨根凶狠的撞击,蜜汁在两人相交处的拍打下,研磨出了一层薄泡沫。 蜜液飞溅出来,桑柔用手蘸了一指的蜜液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舔了一下,「好好吃,哥哥,你要不要尝尝?」 她坐在他身上巧笑嫣然地用话勾他,身子还一起一伏的上下颤动。 「小浪货。」他起身咬住她的指尖,吞下的娇嫩的嘴唇,含住她的舌头在口里把玩。 过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姿势太耗费体力,又换了一个姿势。 桑沛盘腿而坐,桑柔的背贴着他的胸依在他怀里。 她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巨棍如何一点点的进入她的体内,棍身如何在她体内慢慢地消失不见,心惊了一下,酥,酸,麻,痒,各种感觉流窜全身。 他只需双手抱住她的腰,让可以轻易的让运动加速进行,而且这样,两人的耻部接触面积之广,撞击声音之响无可所比。 桑沛笑着说:「这招山羊对树还喜欢吗?你好棒,咬得我好紧,是不是把自己看光特别有感觉。」 「哥哥……嗯嗯……啊……」她反手抚摸着他的脸,表达着她的欢喜。 他伸舌舔着她露出的后背肌肤,一大片的冰肌莹彻,她怎么能这么白,白得让他不爱都不行。 突地,坏心一起,他狠狠地向上顶了一记深的,她抽搐几个来回,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小丢了一回。 「哎呀,讨厌死了你,这么不事先说一声。」她娇声埋怨他。 淫水拍打在棒头上,激得他神魂荡漾,越战越勇。 「嗯嗯,好舒服……要慢点,我扛不住了,哼哼……」她清喉娇啭求饶,下身却不断的迎凑他的撞击,没有半点要软下来的意思。 桑沛低声笑,笑她的口是心非。 巨棍滚烫如铁,被肉屄包裹吞吐着。肉壁上那无数的褶皱小口一寸一寸地吃着棍身,巨棍一下子又胀大了几分,他感到自己马上要被她夹射出来,连忙把巨棍抽出来,戳住她红艳艳娇嫩嫩的乳头。 「JB一直戳着乳头不放,很舒服是不是?」他笑着问,抖动着龟头。 居然做出这么羞人的事,可比做爱没下限多了,桑柔心肝砰砰乱跳,分不清是害羞多一点还是埋怨多一点。 「不可以做这么羞人的事。」她羞红脸道。 「这么羞人的事,反而让你更幸福了是不是?」他看她腮晕潮红,就知道戳住了她的命门,用更羞人的话羞她。 她下身抖啊抖个不停,竟被他的话羞得再丢了一回。 「你一直戳个不停,好难受。」她低声埋怨,别过脸去,恰好看到了他用龟头顶弄她奶头的场景,脸庞微晕,心先酥了半边,一时竟不敢再作语。 「好妹妹,哥哥马上就来满足你。」等那股泄意退下去之后,他停止了逗弄她,他再次埋进美屄,又是一番真枪实弹的肉搏战。 桑沛偶尔深耕浅犁,偶尔密密抽插,全凭随心把握。而桑柔丢了一次又一次,也敢放肆地摆动臀部冒死地迎合哥哥。 「啊……哥哥……」一阵急促的娇喘声中,桑柔仿佛进入一片飘飘欲仙的境界,冰肌泛起了桃色,美屄也加快频率痉挛。 事后,桑柔偎在哥哥的怀里,腻声腻气地说:「一直留在里面好吗?我会乖乖的含住它。」 「睡吧,我不出来就是了。」他揽住她的肩,揉着她的酥胸,心头一烫,疲软的巨根因她的淫语又开始有胀大的趋势,却因为怜惜她劳累而最终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