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男人们之第一任男友军
我的男人们之第一任男友军

我的男人们之第一任男友军

我觉得应该从小时候说起,因为学会自慰是在初中,这也算是第一次接触到性吧,虽然那会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很舒服。要说起来,从很小就知道用东西顶着下面很舒服这件事,但具体的时候却记不得了。-

-  我爸爸是军人,而且上过越南战场,转业以后也经常煅炼,所以一身肌肉很结实,小时候爸爸很宠我,我也经常缠着他,有时他高兴了,就让我骑在他脖子上或者肩膀上,尤其是骑在肩膀上的时候,坚实的肌肉顶在我下面,稍有动作就会很舒服,当然那个时候很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别人看来也只是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所以往父女乱伦那上想的就省省吧。-

-  直到小学低年级的时候,爸爸还偶尔把我扛在肩上,但是再大些以后就没有过了,一是他工作忙在家的时间少了,二是我必竟也不小了,再这样就被人笑话了。但是这种感觉却让我很怀念,于是只好找一些替代品,像椅子扶手之类的东西,晚上睡觉也有时会不自觉的用腿夹住被子。听说好多女同胞小时候都有这种经历,只是不知道她们是不是也有个宠爱女儿的父亲。
-
-  好像扯远了……学会自慰是在初中,好像是初二的时候,那会发育得己经很好了,身高跟妈妈差不多,乳房也开始鼓起来了,体毛也长出了一些,但是对性还是一无所知,那个时候的父母哪会有早期性教育的概念,对于我的一些好奇的问题也都是敷衍过去了事。但是我由于长期的夹被子,己经有了一些心得,比如磨擦阴蒂会很舒服(当然那会还不知道这个词),但是如果直接碰到就会疼。具体的日子己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夏天,晚上很热睡不着,很自然的就用腿夹住了毛巾被,但是毛巾被很薄的,拢在一起也没多大,没有以前那种两腿夹住厚实被子的感觉,于是就用手把毛巾被用力按在阴部,夹着腿在床上轻轻的扭动,很快就有了快感,后来不知不觉得,原本拢成一股的被子就散了开,我就直接用手按在下面揉着,不过必竞是第一次这么弄,很是不得要领,因此并没有高潮,但也比单纯夹着被子舒服多了,从此就爱上了这种感觉。我想这应该就算是第一次自慰了,只是开始的几次完全没概念,怎么最舒服也是在探索中,经常是累得一身汗却总也找不到感觉。后来逐渐的就找到了些技巧,比如捏起两边小肉瓣包住阴蒂来揉搓,成了那段时间最常用的方法。-
-
  军,是我的第一个正式男友,也是我第一个男人,我和他之间可能性更多些,爱并没有多少。
--
  初中毕业了,中考的成绩很差,虽说在北京想上个高中也是可以的,但是当时大学扩招才刚开始,未知因素很多,上高中前途并不明确,所以爸爸被我的成绩气得差点动家法之后,就托关系找了个招委培生的中专,不过妈妈并不愿意,她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一向认为上大学才是正经前途,为此他们俩还吵过几次。
--
  但那时的我却并不关心这些,甚至觉得到外地去上学会自由得多,而对于未来什么的,跟本就没想过。-

-  最终还是爸爸的意见被接受,安排我去了中专,第一次离开家,心情还是挺复杂的,又不舍,又害怕,又向往,又窃喜。上过中专的应该都知道,那就是一个大染缸,再好的学生进去也会学会点坏毛病,即便我们学校在中专里边还算是排得上前几名的,也好不到哪去,可以说这四年中专对我以后的人生影响非常大。-

-  去学校报道,分宿舍之类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像学长接新生,顺便勾搭学妹这样的桥段我是没遇到,因为开学的那些琐事都是爸爸代劳的,直到在宿舍安顿好了,又找到我们的几个老师在外面吃了饭请他们多照顾之后,才回了北京。第一次见到军,是在中专一年级下半学期开学不到一周的一天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正收拾东西的时候,进来一帮高年级的男生,几下把班上的男同学都赶到外边,于是教室里就只剩下几个女生,为首的那个长得还是挺帅的,旁边人都叫他军哥,搞得像黑社会一样,其实也就是在学校里充充样子,真到外面也得夹起尾巴做人。不过当时确实把班上几个女生吓得不知所措了,只是我倒是不那么害怕,因为初中的时候就认识几个学校里的小混混,根据我的经验这种人打架惹事什么的不少干,但大多对女生还是不敢太过份,最多就是叫你陪着一起出去玩,牵个手搂个腰什么的,再说这大白天的又是在教室这种公共场所,所以我也没太担心什么。
-
-  军带着人进来以后,用眼睛扫了一圈,便奔我来了,直接就说注意我好久了,觉着我很漂亮,想交个朋友什么的,这说辞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被帅哥夸漂亮心里也挺美,而且我对小混混倒也没什么反感,倒是感觉他们比那些只会学习的男生有趣得多,便答应了,于是问了我宿舍电话,他们那一帮人就走了。-

-  只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就被他电话叫了出来,说是出去吃饭,反正晚上没事,便跟他出去了,到了地方却是座满了一桌人,有男有女,看起来像是一对一对的,介绍的时候他却直接说我是他女友,当着那么多人我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就没做声。之后自然是开始喝酒吃饭,来来往往的敬酒时男生之间称兄道弟,对女生就是嫂子弟妹的叫,搞得我特别尴尬,最后虽说他们喝了不少,但是似乎都还没醉得太历害,于是各自散了。-

-  军送我回宿舍,路上免不了借着酒劲动手动脚,我问他晚上为什么说我是他女友,他却说你不是答应了?跟他说朋友和男女朋友的区别,他便装着喝多了扯开话题。不过军长得很帅,而且很会哄女生,再加上我也春心萌动,第二天便正式答应了他。-
-
  军是三年级,我是一年级,他在学校里是那种「混得很好的」,不少人见面都叫他军哥,叫我嫂子,虽说现在想起来很是小儿科,但当时我还是有点虚荣心被满足的感觉,其实他们这些小混混并不是天天都去打架,学校就这么大的地方,算上校长老师清洁工一共也就一千多人,老实的学生见到他们一般就都躲开了,而像他那样不安份的互相之间也都认识,可能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平衡吧,反正校园生活还是很和谐的,于是他就有很多时间「对付」我。-

-  答应了做他女友,对于接吻这样的要求,就没有什么可抵触的,再加上我本身也属于闷骚型的,没几天就被他拉着大晚上去操场散步,其间自然是拥抱接吻,然后就发展成摸胸摸腿,那会天正热,穿得少,自然是方便了他,不到一周时间,身上就被他摸遍了。-

-  说起来,学校的操场真是情侣们的圣地,因为远离生活区,晚上一点灯光都没有,只要没有月亮就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天黑以后这里就是一对一对的在跑道上散步,而角落里就是像我和军这样抱在一起的。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自慰了,但是上了中专以后,住在宿舍里就没那么方便了,这么快就被军得手,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所以我也很享受每天晚上被他侵犯,经常是弄得面色潮红回宿舍。-

-  而军显然并不满足仅仅这种程度的亲热,交往半个月以后他就带着我出去玩,而且故意错过了宿舍关门的时间,其实我隐隐约约也猜到了他的目的,实际上我对男女之事是很有些向往的,也有可能是我从骨子里就很淫荡,就装作不知道,于是他顺利的带我进了家小旅馆,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也就顺利的和我同床而眠。他肯定不会老实的,一躺下就抱着我,又是亲又是摸的,不一会我就被弄得娇喘连连,对于他给我宽衣解带也只是假装抵抗了一下,这种欲拒还迎对男人来说就是诱惑,很快他就把我扒得一丝不挂,虽说之前没少亲密接触,但是在男人面前赤裸身子还是头一次,顿时就紧张的喘不过气来,可能是胸脯的起伏刺激到他了吧,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一手按着胸,一手伸到下面,同时舌头也伸进我嘴里,这下我就受不了了,想叫却被堵着嘴,只能嗯嗯呜呜的哼哼不一会,他就从我身上起来,脱掉内裤,一根又黑又长的大肉棒就弹了出来,高高的翘着,这么近距离高清晰的看男人的JJ还是第一次,立刻就觉着脸上发烧,心跳加速,扭过头去不敢再看。他慢慢把我的腿分开,我就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却紧张的快要窒息一样,他这时反倒是趴到我身上,一边吻我一边说着话,下面被他用那根坚硬的家伙顶着,还不时的在阴道口摩搓,那感觉比自己用手揉要舒服得多,于是我就慢慢的随着他的摩搓呻吟起来,渐渐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一阵刺痛,然后就觉得下体被个又硬又烫的东西塞了进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涌了上来,伴着阵阵的疼痛,真是彻底体验了一回什么叫痛并快乐着。
--
  现在想起来,他那天熟练的挑逗我,又知道分散我的注意力才插进来,肯定有过很多经验了,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这么多,所以对我来说,初夜还是很完美的,只是因为一阵一阵的疼痛,虽然并不如我之前所想的那样剧烈,但还是影响到了第一次对性的体验,不过初夜没有高潮也是正常的。
--
  完事之后,我俩就抱着聊天,最后不知不觉就都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做爱,对于刚刚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转变的我来讲,正是乐此不疲的,但是隐隐的疼痛还没有退去,仍是没有高潮。晚上回学校的时候他去买了事后药给我吃,之后几天没有做爱,再去开房的时候,我下面早就己经不再疼了,那晚一共做了三次,后面的两次都达到了高潮,真正的体验到了做女人的快乐。
-
-  我和军的关系维持了两年,他经常弄一些色情电影拉着我一起看,那时候互联网和电脑都不普及,远没有现在想看个片子这么方便,都是找那种提供影碟机的旅馆,盘也是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他总是让我学着片子里的女主角,摆出各种姿势,然后被他干得也像片子里的女主角那样瘫软在床,逐渐的,口交、乳交都是在他劝诱之下学会了。
-
-  因为那会都年轻,身体吃得消,所以那两年可算是很纵欲的,每次出去开房都要做两三次,我也被他弄得高潮迭起,而因为忘乎所以,还不小心中招一次,那时候可没条件做无痛人流,实在是受了很大的罪。-

-  军的JJ在我这些年见识过的男人中,不算很出众的,可以说是很普通,没什么特点,只是他花样很多,估计都是在成人片中学来的,但是实际经验也不差,在我之前肯定有别的女人,我的初夜给了他,也许算是我的幸运吧,因为听说很多女人就是在初夜时留下阴影,导致后来的性生活很难正常,更难享受到高潮的快乐。
-
-  军是个很不安份的人,在床上也是如此,每次都要换好几个姿势,也有可能是借换姿势缓解一下想要射出来的冲动吧,他最爱的姿势是我们俩都侧躺着,他在我后面抬起我的一条腿,然后再把JJ插进我的阴道,这个姿势一开始着实让我羞不可奈,但几次之后就感到很是刺激。他的舌头非常灵活,给我口交的时候每次都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等他真正插进来的时候,很快就能到高潮。但印象最深的是他能把舌头伸进阴道口,用舌尖刮着里面的褶肉,虽然并不能进去很深,但那感觉也是很不一样的,后来的那些男人,不知是看我黑黑的阴唇就没了兴趣,还是舌头不够长,总之愿意给我口交的人不少,但再也没有人用舌头伸进去过。
--
  与军的事情就想起了这么多,因为时间太久了,他的样子甚至都有些模糊了,也只有初夜的印像还很深,军到了四年级毕业就回老家去了,随着距离和时间的增加,我们俩也就渐渐淡了,他似乎是在老家找到了新女友,之后就和我分手了,当时我还是很有些怨念的,不过现在想想,这对我也可以算是个解脱,也就没了那么多想法,要不是写这个东西,己经很少想起他了。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