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硕大的家伙冲破了处女膜
硕大的家伙冲破了处女膜

硕大的家伙冲破了处女膜


-  真难以置信!东方媛红着脸逃离了学生会,她心跳得很快,全身似乎在微微地发热。进入这学校自己,究竟中了什麽邪,总碰到这种情形?校服袋子里塞两枚徽章好像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沈重。-
  忽然间,她道路被一群人给堵住了!-
  堵住她人,高年级女生,她们脸上只有怒气。-
  其中领头女生将一叠照片摔在了东方媛脸上:“东方媛,还要不要脸啊!”-
  “哗啦啦!”那些照片就像暴风雪雪花铺天盖地地打在了东方媛脸上,东方媛眼镜也不禁被打歪了下。等她扶正了眼镜,照片上昨天不小心扑倒了王子那一幕以极其震撼姿态跃入她视线。-
  轰──顿时她脑袋里乱成一团。昨天,那根本就意外嘛!而且当时没有人带相机,照片什麽时候拍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一定使用了什麽手段,迷惑了王子吧!”领头女生突然逼近东方媛,重重地将她推倒在地,东方媛手中报名表也因这突如其来巨变而从手中脱落。
-  为首女生见状冷哼了声,一脚踩在那片纸上,反复地踩踏蹂躏。
-  “那只意外……”东方媛连忙解释。尽管遭到这种对待,看到被踩得脏兮兮纸,她也很心痛,然而这才来这个该死学校第二天,她可不要惹出什麽全校新闻来。-
  可,当她看见高高在上俯视她高年级女生扬起卑劣笑容,她就明白了,解释一点都没有用,那个女生应该想出了更恐怖点子了吧!
-  “狡辩。姐妹们,们不该用点方法,让这个妖女正常点!”
-  其女生立即蹿了上去,有人已经开始在扯媛衣服了。
-  “们要干什麽?!”东方媛死死地揪住自己衣服,努力推开那些女生伸过来手。
-  本以为也就倒霉地被打几下,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但好像这群人想法比自己想象得更恐怖。-
  “给换件衣服,走学校一圈而已。”为首女生拿出了一件写满了“贱货”这几个字白色T恤。-
  媛刹那间悲愤了,她不偷不抢上课听讲,对同学好得简直比对自己父母好千万倍,而那些王子啊骑士啊等等,又不她特地去招惹。
-  “们……太无聊了……”
-  “压住她!!”领头再派上了几个女生。东方媛挣扎着,毕竟她只有一个人,根本抵抗不了那些女生粗鲁行为。那些女生就像着了魔一样,要脱下她衣服给她换上那些耻辱T恤衫。
-  也许离开这个学校一个很恰当建议,可自己曾对万溯雅说过“不会让得逞!这个学校,待定了!”这两句豪言。-
  虽然拿出王子徽章或者蔷薇徽章有可能立即解除现在危险,但──一旦拿出徽章,就意味着自己也要遵循这个学校奇怪规则。
-  她可从心底里彻底讨厌这奇怪规则。
-  为什麽要在美好学校里勾心斗角,过着乱七八糟日子,难道大家不能快快乐乐地享受校园生活吗?
-  一定有办法,有办法让这个地方恢复正常!
-  忽然之间,东方媛放弃了抵抗,她一动不动,这倒让那些女生莫名地诧异了。
-  “们动手吧!”东方媛彻底死鱼状。-
  她这种破罐子破摔举动倒让那些女生立刻停下了动作,为首女生更愣了愣,她本以为可以听到东方媛讨饶声呢。她再看了眼被众多女生压制着东方媛,那个让人出意料之外女孩脸上没有半点惊恐和害怕,相反,好像有一股无形火焰在她身上喷发。
-  “东方媛,东方媛,教导主任找!”这时,一个呼唤东方媛声音由远及近,有人正向东方媛她们这个方向走来。-
  领头高年级女生不禁啧了声,她命令其女生带着照片撤走,然後对躺在地上东方媛酸道:“东方媛,这次算运气好,下次就没这好运了!如果敢告发,明天休想走出家门!”说罢,她急匆匆地离开了。
-  东方媛没有回应那个高年级女生,在那群女生撤走後,她沈默地从地上坐起,整理自己差点被撕破校服。-
  呼……她长长地舒口气,将被打落在地上眼镜重新戴上,再拾起一旁早已没有纸型报名表──纵使那曾经一张白纸。
-  恍惚间,她从头到脚全都置身於冰冷世界里。-
  突然,东方媛全身被一阴影笼罩,她不禁抬头看看谁挡住了对她来说本就稀少阳光。-
  “嘿!”对方朝她温和地做了个招财猫姿势。那一个戴着猫咪耳朵中短发女生,女生皮肤很白,脸颊上淡淡雀斑平添了几分可爱。
-  “…………”东方媛一脸茫然地望着挡住她阳光人。-
  救下东方媛女生名叫白草,高一(6)班学生。本来要去网球场看王子打球,却无意间发现东方媛被欺负,於就自导自演了教导主任准备找东方媛那一幕。
-  因最近只有东方媛转入学,所以东方媛姓名模样等都全体高一生关注焦点。-
  不美女东方媛让众多男生失望,众多女生鼓掌。
-  在如此八卦学校里,白草自然就认得出被欺负人东方媛了。
-  “如果她们发现假,那就连累了。”东方媛担心道。-
  白草却笑道:“无事,无事啦~她们欺负人都秘密欺负,心虚得要命。所以吓一吓她们,她们绝对不会怀疑。”-
  看到白草非常元气模样,东方媛这两天愁云好歹消散了些,她总算碰到一名正常人了。
-  在白草陪伴下,东方媛安全地回到了教室。在教室口,她和白草约好放学後一同离校,那样会有效地避免那些女生攻击。等注视白草走进到自己教室,东方媛才回到教室自己座位上。瞥了一眼让她倒霉罪魁祸首──美蕾,正悠哉游哉地在座位上塞着两耳听着歌。
-  ……美蕾同学过得真很滋润。
-  一想到自己扑倒王子那件事,明明就美蕾干出来,怎麽最後那群女生要将炮火集中在自己身上,而美蕾事後却健健康康地活着!那个拍照片人,怎麽拍……难道被美蕾异次元气场和谐了?!
-  不同人不同命啊!-
  [小心她。和她走太近了。]-
  就在东方媛感叹自己倒霉时,戴着耳机美蕾居然将自己手机再次摆到她面前。
-  手机屏幕上这含有深刻含义句子,着实让东方媛莫名其妙了一把。-
  “……说不会白草吧?”
-  [陪回教室人。]美蕾回到。
-  看样子美蕾先前听音乐,实际上自己一举一动,她都注意到了呢。
-  但这种感觉好像美蕾在干涉自己交新朋友,而救了自己一命新朋友明显比美蕾正常好多。
-  相信美蕾还相信白草呢?-
  东方媛回想起白草亲切笑容,再对比此时美蕾对她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便义无反顾地选择亲切那位。-
  事後几天内,种种迹象表明东方媛选择正确。在白草陪同下,她总算及时安全地交上了自己报名表,白草意外地在某角落发现了她不知什麽时候掉落蔷薇徽章,在白草陪同下,那些想要欺负自己女生只能躲在暗处独自怨恨,在白草陪同下,鬼屋企划也总算有了眉目。尽管美蕾也在她身边晃来晃去,过分举动也仅止於检查鬼屋进度而已,其没有再做过问。
-  “东方媛~”下午在学校花园里进行鬼屋企划时,白草对正埋头思考如何减少鬼屋经费东方媛说道,“最近一定很累,放学後,带去一个地方放松吧~”-
  东方媛将被一堆阿拉伯数字摧残得快要滑落眼镜顶回鼻梁正确位置,她现在脑袋晕乎乎,正需要解放,於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那就说定了。”白草非常开心,做出了一个招财猫动作。-
  “嗯。”东方媛抽出一只手也做了一个招财猫招财动作。
-  美蕾戴着耳机嘴里哼着曲子,手里也不闲着打着手机游戏,从一旁悠悠地路过。-
  东方媛立刻满头黑线,真到哪里都能有美蕾踪影呢。放学後放松,说不定美蕾会出现在自己身後,一想到这个东方媛也差点被自己超强想象吓到。-
  “HEAVEN?”抬头仰望这超大金字招牌,东方媛突然有种想要撤离感觉。放学後,白草领着自己来到了这个陌生地方,面对这一家顶着超级华丽招牌店,东方媛第一想到自己快要干涸钱包。只要想一想自己干涸钱包,她脚步就越发沈重。
-  Oh,No!不会白草也一个超级有钱小姐吧?
-  好像心有灵犀,白草拿出了一张金色会员卡,眼睛弯弯地笑道:“这里金卡会员,今天请哦~”说罢,她便一把拉起东方媛手,带着她钻进了这家豪华店。-
  这一家──舞厅!东方媛再次被SHOCK到,她一进去才发现此店实质,她想退缩。-
  震耳欲聋音乐,舞池里纠缠在一起人们,眼花缭乱糜烂灯光,实实在在不适合立志做个好学生自己啊!
-  可白草却紧紧抓住她手不放开,反而将她按在一张空着座位上,笑眯眯道:“放轻松啦!这里只对会员开放。人品有保证。”
-  她再看了一眼,周围有许多穿着其校服学生们。与其说这里像舞厅,还不如说像一个学生自放纵秘密集中地。
-  她一眼看到不远处已经有一对光明正大地做起过激行动了──一个男生一边和女孩热吻,一边大胆地将手伸进了一个女孩裙子里,她就像触电般随即移开了自己视线,脸微微地有点发烫。
-  如果那就白草嘴里放松,未免太过放松了吧。-
  “喝一杯果汁吧。”白草从侍者托盘里拿下一杯果汁,递到她面前。-
  果汁混合了三种水果,冰冰凉凉,有效地降下东方媛脸上温度。
-  “好点了吗?”白草很担心地问道。
-  东方媛点点头,白草便放心地说:“媛,朋友来了,去接一下们哦~”-
  虽然对周遭一切异常警惕,可白草去一会应该也没有问题吧。东方媛迟疑了下,仍然点了点头。目送白草走出舞厅,东方媛又喝了几口果汁。
-  不过很奇怪,冰冰果汁一开始确实很凉快,但喝着喝着,就有一股热流涌遍了全身,直接占据了大脑。接着,眼前人影从一个变成了两个,越变越多。
-  不会对果汁过敏了……还……[小心她。]-
  美蕾那行字异常清晰地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  不行,要离开……主意已定,东方媛便晃悠悠地站起身,朝舞厅出口走去。-
  离舞厅出口越来越近,她步伐却越来越乱,身形越发不稳,最可怕那股挥散不去热流,让她呼吸急促,让她敏感处处於异常兴奋之态。-
  好像有无数只手,在撩拨着她,从发际,再到嫩唇,而後蓓蕾,之後潮湿丛地……再这样下去,自己有可能会……终於见到舞厅出口光了,东方媛撑起自己最後意识,几乎跌着冲向了那个出口。-
  然而,刹那间,光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跌落在一个怀抱中。-
  那个怀抱有着淡淡甜菊香味。-
  “圣光中学?”这个声音浑厚而低沈,充满了磁性。-
  接住东方媛一个二十岁出头风度翩翩青年,英俊面庞足以让人窒息,在看到东方媛校服上校徽後,居然毫不客气地一下子抱起了东方媛。
-  这时正有几个新来圣光中学男生准备上前,嚣张地道:“们目标她吧。”-
  “又怎麽样!”那群男生明显很恼火自己猎物被人捷足先登。-
  在怀中东方媛,不知为何执着地抓着这名青年衣服。-
  见到东方媛这个举动,青年则邪邪地一笑:“告诉白草,这个女人,接收了。”
-  -

-  
-  处处弥漫着欲望气息酒吧,在这里聚集学生们已经开始了肆无忌惮地享乐之旅。
-  伴随着酒吧表演中心地带,妖娆钢管女郎一句“Start”,音乐声陡然高出数个分贝,灯光骤然间昏暗,本就不安分人们借此机会已经开始进一步地互相缠绕,消解对方饥渴。
-  这里名副其实天堂,快乐天堂。-
  而在酒吧入口,在沈醉於快乐人们所忽视地方,那几位圣光中学男生正恶狠狠地盯着眼前抢了们垂手可得猎物,彼此间对立火山仿佛会瞬间爆发。-
  “告诉白草,这个女人,接收了。”-
  ──在青年说出这句话之後,那几张年轻愤怒脸庞後多出了另外一张愤怒、惨白脸。
-  “……”站在男生後面白草难以置信地看着青年。
-  青年只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藏着坏坏笑意。
-  其男生都很意外白草反应,们不解地回望她。白草抿抿嘴唇,强忍住心中恐惧,她不想在这个青年面前示弱。-
  她思考了几秒锺,做出了最明智决断:“这个女人给,们走。”
-  男生们发出了“啊”惋惜声,可白草已经发出了指令,们也不得不从。-
  青年则一脸好笑地注视着白草带着人离开。
-  在踏出酒吧出口之後,仍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男生询问白草所做决定根据。
-  白草一把扯下头上戴猫耳朵,将猫耳朵朝那问话男生劈头盖脸地扔过去。
-  “没有看到吗?”白草忿忿道,“隐藏在暗处那些狼一样眼睛!那些都这个男人。只要们动一下,就会被属下撕得粉碎。即使骑士,也无法保住们!”-
  当时她已经深深地感受到,那个青年笑意下阴狠。-
  “……那……”
-  “言夜旻啊,没认出来吗?猪头!”-
  生气归生气,白草很快便意识到这些男生不解也正常情况。-
  作为国家最大黑帮继承人言夜旻,以庞大势力和阴鹫做派让无数人头疼,整个城市噩梦。奇怪,五年前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只存在於骑士和乔恩恩叙述中。-
  然而就在这个城市快以五年时间遗忘这个人时候,言夜旻又回来了。
-  五年时间,足以使成为一些人心中神话,一些人心中诟病,一些人心中无知领域。
-  东方媛,落入手上走运还倒霉,就看今晚造化了!-
  和平时截然不同气场白草拧着眉头一边想着,一边取出手机汇报情况。-
  长风习习,夜幕已然降临,这个夜晚会异常漫长。
-  自己应该躺在一张很大柔软床上吧。
-  ──晕晕地躺在床上东方媛总算有了点点知觉,让她产生一丝知觉来自於唇上冰凉,似乎正有人将冰凉液体轻轻地抹在自己唇上,身上燥热也因此有了短暂冷却。
-  好像冰水呢。-
  部分液体,流入了她嘴中,丝丝凉凉。
-  她试图从床上坐起,但无情现实告诉她,她现在没有了半分力气。-
  见到她迷迷糊糊地挣扎,沾着冰凉手指立即抽离开来。
-  紧接着东方媛耳边响起了一个陌生男人声音:“还需要一点点刺激,才能清醒啊……”
-  话落瞬间,东方媛唇腔就被人强行地侵入了。湿湿凉凉冰水也随之流入了她喉咙中,一下子彻底冰醒了她整体意识。-
  舌与舌之间纠缠,就像一种最有趣嬉戏前戏。陌生人手长驱直入地撩起了东方媛校裙,抚摸着她大腿和臀部,好像在赤裸裸地告诉被压在身下女孩最终目。-
  在一瞬间,东方媛也近距离地看清楚了对方模样。-
  感觉到东方媛注视,青年停下了手中动作,很配合地微微直起身子,一脸笑容地道:“在药力还没有彻底发作前,好好看清楚今晚占有男人模样。”-
  在灼灼灯光下,双瞳流转着光华,一张连天神都会嫉妒万分英俊脸上露出了沁人心魄魔魅笑容。似乎在嚣张地展示身材,慢慢地解开自己上衣扣子,一副绝美体魄展露无疑。
-  东方媛蓦地脸一红,别过脸去。-
  “请让离开吧……”她嘴里吐出这些字,带着些许希望。-
  这个人应该不会看上长得普通自己,也许只在恶作剧,会放过自己吧。-
  但下一秒,东方媛就发现这不可能事。-
  陌生男人已经重新压在了她身上,手也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横行。男人将手伸进她校服里,将她胸罩推开,一只手蹂躏着她乳房。
-  “……不……不要……这样……”在男人抚摸下,东方媛发现刚才降下去热潮再次重新聚拢了起来,仍然没有半分力气她轻轻地喘着气努力地拒绝男人进一步侵入。
-  但这种拒绝只能激起对方欲望,陌生青年咬了一下东方媛耳朵边缘,她不禁呻吟了下。
-  笑意立刻涌上了青年眼睛,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用身体记住名字,名字──言夜旻……”加重了手中力度,她呻吟声不由自主地扩大了一倍。-
  言夜旻……这对於东方媛来说一个完全陌生名字,她完全不明白为什麽现在自己会躺在床上被侵犯。-
  没有人来救吗?在言夜旻摘掉了她眼镜、扯掉她身上所有衣物时,东方媛明白了──彻彻底底地没有人来救自己了。
-  “有没有人对说过,摘掉眼镜後很迷人?”-
  言夜旻火热舌头舔食着她脖颈,然後再缓缓地延伸,再延伸,延伸到蓓蕾。舌尖被蓓蕾上打转了几许,东方媛绝望在几秒锺被羞耻感和快感所驱散。
-  “呃……啊……”尽管她努力地拒绝那种快乐,但她呻吟仍然泄露她身体最忠实反应。-
  言夜旻大而有力手,伸向了东方媛腿间。-
  “不!”东方媛本能地夹紧了双腿。
-  她这个反应倒让言夜旻有点意外,按道理一般服用了那种药、中了那种毒女人都不会拒绝自己这种最简单深入。-
  “……不会还处女吧……”只有处女才会对第一次有着特别执着,对那种药所引来淫荡而有天生拒绝。-
  “…………”东方媛复杂表情彻底证明了言夜旻猜想,顿时言夜旻有一种兴奋冲动。
-  一开始只想好好地玩弄羞辱一下她再进入,但现在一听到这第一次,就感觉到自己下半身蠢蠢欲动,已经等不及地要攻破这个女孩玉壁。
-  强硬地掰开她双腿,粉色花穴一览无余。
-  “不要看!”一想到自己私处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东方媛都要哭了。-
  “很美啊……”言夜旻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舌尖轻轻地顶着花穴内核。
-  顿时,一阵阵难以名状快感浪潮将东方媛几乎冲上了顶端。-
  “呃!呃……啊……啊……”她不安地扭动着自己臀部,但言夜旻手紧紧地控制着她双腿,深深下埋在了女孩两腿之间。紧接着为了打开通道,将一只手指缓缓地插入了花穴。-
  “不!放过吧!”-
  敏感感觉到体内有陌生物插入,东方媛在淫欲池沼中努力地挣扎。-
  言夜旻一边吞抚着她已经坚挺蓓蕾,一边用手指轻轻地不停插入她花穴。
-  “放了,其男人也不会放过。等一会就会快乐。”在觉得花穴有了足够滋润後,将自己已然饥渴许久地硕大抵在了花穴入口。-
  自己要被侵犯了!这个男人等一会就要进入自己了!
-  不知道为什麽,想到这些,东方媛竟然有了点兴奋。在理智和淫荡中,她渐渐偏离了正常轨道。-
  言夜旻用自己坚挺,摩擦着她花穴,在做最後进入准备。-
  也不知为何,今天自己竟然比以往更加莫名地兴奋,只要一想到等一会就可以进入身下女孩内部,分身就会更加蓬勃。
-  身下女孩现在已经完全被欲望所控制,乌黑眸子被泪水浸淫,全裸身子上布满了吻痕。
-  那一阵阵呻吟声,仿佛就催自己进入号声。-
  终於,言夜旻一个挺身,硕大坚挺一下子冲破了少女处女膜,完全没入到少女花穴中,直达少女子宫。
-  “呜!”东方媛痛得泪滴像断了线珍珠般涌出。
-  好疼!好疼!她双手被言夜旻牢牢地抓着,反抗不得。而她疼痛呜咽声,反而加快了抽插速度。
-  东方媛和言夜旻彻底地结合在了一起。-
  整个房间里传来了两个人喘气声呻吟声,以及淫荡啪啪抽插声。银白色淫丝很快从东方媛体内涌出,包住了言夜旻分身。
-  那紧致内壁,让言夜旻每一次进入都要花上全部力气,再带来极致快感。
-  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吸力极强花穴,就像一个致命黑洞,让停不下进入脚步。-
  “太棒了,小穴夹了很紧!”尽情地在女孩体内驰骋。
-  汗滴沿着紧致肌肉滑落,一直滑落到东方媛身上。-
  处女膜被破疼痛仅仅一会儿,一股从结合处而来舒服感渐渐地跃上了东方媛脑里。-
  正在自己身体里进出这个男人,身体交结每个瞬间都一种极致享受。
-  “啊!啊!……”很快地东方媛全身都跟着言夜旻而律动了起来。
-  东方媛直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天堂,轻飘飘。下体那里传来快感通遍了全身。乳房被这个陌生男人玩弄着,但那种快感却不言而喻。身体内部正在被侵犯自己人改变,改变得越发淫荡。-
  那种快乐顶端,似乎离自己愈来愈近。
-  言夜旻再一个挺身,东方媛就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自己花穴喷涌而出,与其同时,言夜旻也一下子释放了自己。-
  白色淫液洒在了洁白而有落红床单上。-
  好舒服哦……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不很快乐?”言夜旻笑着看着怀中女孩。
-  东方媛喘着气不回答。刚才很快乐,可……一股“竟然被一个侵犯人引得高潮了!”强烈羞耻感此时却主导了她。
-  “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和做爱……”言夜旻霸道地吻着东方媛额头,脖颈,然後往下继续吻着。-
  一系列吻就像一个魔棒一样,再次点燃了东方媛热感。东方媛感到自己下腹又开始热力满溢,需要疏导。
-  “中了‘欲毒’,一个晚上需要高潮许多次,才能消退。今晚,想让给予多少次高潮?”
-  言夜旻邪魅地笑了笑,而後再次彻底覆上了东方媛赤裸娇小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