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拿学弟养情伤
拿学弟养情伤

拿学弟养情伤

离预定的开会时间还有一点时间,今天的学生会部室里也传来往常一样打闹的声音。-
-
  我眼里噙着泪水,按住裙角,坐在部室的角落里。黄巧儿双臂从椅子背后搭在我肩上,轻轻的在我耳边说:「怎么样,茜茜,愿赌服输听姐姐话吧。」我鼓起两腮,恨恨的说:「巧儿学姐就是坏,肯定早就猜到了我坚持不下来,才这样!。」「啊啦啊啦,你这可是冤枉我了,」黄巧儿以手扶额,作出伤心欲绝的样子,「看你毫不犹豫的就把我给你的高跟鞋和超薄黑丝袜穿上了。真是吓了一跳呢,以为你终於开窍了!」「啊啊啊啊,我不管我不管,穿着那样的丝袜整个教室的男生都在看我哎,真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说着说着我声音低了下去,脸上火辣辣的。-

-  「巧儿,你又怎么捉弄茜茜了?」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响起,晓恋学姐和陆霜学长并排走入部室,不知道陆霜学长下了多少心思控制和调查时间,明明跟晓恋学姐不是一个学院,课程安排全不一样,每次却能一起来部室。
--
  「晓恋啊,这回可不是我的意思,茜茜她……」我赶紧站起来想捂住她的嘴,却输在身高和臂长被挡在一边,「跟我打了一个赌,说是能坚持穿着我给她买的高跟鞋和丝袜上一天课,我就帮她一个忙,否则她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陆霜学长神色不自禁的一动,好像是从晓恋学姐不易观察的角度瞥了我一眼,啊啊,难道他是丝袜控的秘密是真的吗?可惜那样的丝袜和高跟鞋真的让我无法坚持穿一天,已经趁着中午回宿舍换掉了。早知道就忍着那些男人的眼神穿到部室里来了。-

-  甄晓恋莞尔一笑,「你就是尽弄这些,我要是茜茜早就不理你啦。」晓恋学姐上半身是粉红色的半袖T恤,下半身搭配米色的百褶短裙,裸足穿着包头鞋,脚上虽然没有丝袜,却依然能够显出皮肤的柔白娇嫩,想必是下了一番功夫保养。想想自己洗脸都只用便宜的润肤水,真是汗颜。
-
-  陆霜学长微微皱眉,「茜茜虽然是巧儿你的兵,可不要教坏她啊。」学长今天的格子衬衣十分修身,琉璃白显出正式,深蓝的牛仔裤和脚上的鹿皮乐福鞋却又使整体不过於严肃,跟他进退有度的性格很相配。
-
-  黄巧儿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双腿交叠,本来不长的裙子更加向上褪去,露出腻滑的大腿,两手一摊道:「我那才是为了茜茜好喔,也罢,你们妇唱夫随,我收摊子喽" 」「瞎说什么。」陆霜学长神情一滞,偷眼看了下晓恋学姐,见她容色平静,似是不闻,才放下心来,自己拉了张椅子坐到巧儿学姐旁边。
--
  「好了,各位就位吧。」一身职业套裙的林老师飘然而入,后面跟着的是剩下几个部门的分管学生,其中也有陈家哲这个烦人精。他是晓恋学姐的下属,今天要负责会议笔录,谅他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跟我胡说八道。-

-  林老师是分管学生活动的主力教师,今年三十出头,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重点是明明跟我一样娇小,却有一双目测D罩杯的巨乳,西装衬衣被撑得鼓鼓囊囊的,铅笔裙包裹的臀部也是浑圆挺翘,让人看了火大。
-
-  她坐在正席,旁边是主持会议的晓恋学姐,学姐清了清嗓子,朗声道:「那么会议开始,关於定于下周的学生职业培训讲座,策划案已经发到各部门负责人邮箱,首先是预算问题。巧儿,有问题吗?」巧儿学姐比了个「OK」的手势,「预算案已经提交供老师审议,大懒虫茜茜难得工作效率这么高喔" 」部室里其他学生的眼光一下都聚到我这里,搞得我十分不好意思,微微用力掐了巧儿学姐一下,她却恍若无事。
--
  晓恋学姐点了点头,转头道:「接下来是现场的工作人手安排……」陆霜学长背后坐着的一个模样干练的男生马上接过口去,「人员已经与学校各部门都商量好了,预定人手安排方案已经提交。」这个男生好像是叫淩洛,在陆霜学长的教导下,现在也是学生会我这一辈里的得力干将。
--
  晓恋学姐身后的陈家哲嘿嘿一笑,「可不要跟上回一样跟图书馆阿姨闹起来,最后还要靠上岁数的老秦说情才平息了事。」淩洛眉头微皱,看了眼陆霜学长,陆霜接过话头,沉声道:「图书馆方面后来我们都沟通好了,秦大爷在我校素有爱护学生之名,不过仗义执言而已。」我听见秦大爷的名字,想起那晚的事情,心头一跳,不禁向陆霜学长忘去,学长知道他现在提的人享受过不止一次他心上人「口交服务」吗?还差点在她心爱的姑娘嘴里射出自己稀薄的精液。
--
  正巧陆霜学长也抬头平视,双眼神光灼灼。我慌忙躲开他的视线,却又跟对面一个男生目光相交,那个男生赶忙低下头去,记得他好像是负责场地安排的,叫苏什么的,虽然性子懦弱,做事温吞,但因为分管这方面的李怜是个病弱学姐,所以也被迫独当一面了。-

-  陈家哲还想再说,晓恋学姐一挥手止住了他,转身寻问其他人工作状况,各位负责的同学就场地安排,设备调试,嘉宾接待等方面分别汇报了情况。大家都是合作过很多次的老战友,基本没什么需要费力磋商的问题。-

-  林老师听完整场会议,笑着点点头,说道:「很好,大家都辛苦了,提交的材料我回来看一下,子枫,接待室那有一些场地的表格好像你们还没有弄好,一会你多留一会,整合好吧。」懦弱男生苏子枫低头唯唯道:「好的,好的。」晓恋学姐不忍的看了下他,对林老师道:「子枫顶着李怜的位子,做得比较辛苦,我留下帮帮他吧。」「没问题,晓恋有心了。那么会议到此结束,麻烦各位同学了,回去好好准备。」林老师笑着应承,一边收拾文具,一边拍了下自己额头,「你看我这脑子,陆霜,你去跟保安处的赵处长说一下,这回的活动规模比较大,请他派些精干保安来。」陆霜学长愕然的说:「一定要今天办么,李怜以前帮过淩洛不少,我也留下帮帮子枫吧。」我心中一紧,不禁妒意暗生,陆霜学长不过是为了跟晓恋学姐多待一会才找了什么帮苏子枫还人情的藉口吧。晓恋学姐对你明明那么淡然,你何必如此呢?-
-
  人家也这么努力,就看看人家多好?
--
  想着有点愧疚,嘴上说努力,其实连坚持穿一天稍微性感的丝袜和高跟鞋都做不到,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做呢?是出面帮陆霜学长去保安处洽谈吗?这样是不是可以拉近和他的距离获得好感呢?不过那个地方现在一想起来就有丝丝淫靡的感觉让我不太舒服……感觉到黄巧儿饶有深意的目光扫了过来,我脸上一热,站起身来,说道:-

-  「安保工作比较重要,陆霜学长交涉经验丰富,林老师也是信任你才拜托你。子枫同学这里我留下来帮他吧。」林老师对这种事显然无所谓,随口应道:「好啊,你也是辛苦了。」陆霜学长目光凝在我脸上,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错开了视线,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想起他一直为晓恋学姐的努力,心就像被揪住一样不舒服,晓恋学姐,她,她,说不定是个淫女呢。总有一天我会让陆霜学长你看明白真相的,现在你就离她远点吧!-
-
  在我们你来我往的时间里,其他同学已经鱼贯而出,连苏子枫都已经去了接待处整理档。林老师笑着拍了拍陆霜学长的肩膀,说;「茜茜说得没错,赵处长跟你比较熟,保安处那边缺了你可不好办事。」陆霜学长这下也无可奈何,又瞧了眼晓恋学姐,晓恋学姐对他嫣然一笑:-

-  「是呢,我每次去赵处长都是凶巴巴的,还是你擅长跟他交涉,拜托啦。」说着双手合十,露出恳切的表情。-
-
  陆霜学长这才点了点头,跟着林老师走了出去,嘴角似乎扬起了一个欣慰的弧度,我看在眼里,神色不禁黯淡,巧儿学姐也跟着他离开部室,却背着所有人对我竖了个大拇指。
--
  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晓恋学姐对我微微一笑,「那我们也赶紧去接待室帮子枫吧。」我讪讪的说:「好啊。」刚才是有点一时冲动,其实无论晓恋学姐还是苏子枫,我都不想和他们待在一起,苏子枫是个温吞男,说话办事都让人感觉傻傻的,跟凡事成竹在胸的陆霜学长没得比。-
-
  而晓恋学姐既是陆霜学长的梦中情人,也就是我,我的情敌,我现在又知道了她背地里的另一面,更感觉无法共事。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做得决定,含泪也要完成!-
-
  我灵机一动,作出十万火急的样子,「哎呀,我有个事要跟舍友打个电话,周末校园音乐会的门票要让她帮我搞一张,学姐你先过去吧!」至少错开一点时间算一点吧,一会再找个藉口磨蹭磨蹭就不用跟他们俩待很长时间了。-
-
  「额,哈哈,好啊,那场音乐会的主唱我也很喜欢呢,可惜有事去不成了。-

-  你赶紧打电话吧,我先过去啦。」晓恋学姐冲我可爱的摆了摆手,拎起包步履轻盈的出了部室。
--
  算算时间,晓恋学姐应该早就到了接待室,都能帮苏子枫做上一部分工作了,我才扣好部室的门,一步三回头的慢慢踱到了接待室,里面只有被一大摞表格挡在后面的苏子枫,却没有晓恋学姐。
--
  「啊咧,子枫同学,晓恋学姐没过来吗?」我作出不经意的口气。
--
  苏子枫头都不抬,左右手刷刷的轮换着表格,「噢,她刚才待了一会,不过她们部的家哲好像有工作上的事把她叫出去商量了。」我「哦」了一声,心思电转,又是陈家哲那个混蛋,他还纠缠晓恋学姐么?
--
  下回一定要告诉陆霜学长让他帮陈家哲长长记性。不过既然那个混蛋也在,我就得赶紧从这里逃跑以免引火焚身。
-
-  「那个,子枫同学,不知你做得怎么样了?」我蹲下身,假装拿过一张表格瞅瞅。
-
-  苏子枫挤出个笑容,「这回的表格就是一些跟学校有合作的企业做场地登记的,排排顺序就好,我已经弄完了。只要再拿回档案室存个挡就好了,多谢你了!-
-
  「额,你真厉害啊,这样吧,我帮你把表格送回档案室,不然我什么忙都没帮,太不好意思啦。」我面色赧然。
-
-  「啊行啊,」苏子枫露出感激的表情,「正好,正好我女朋友还在等我,这里就麻烦你了。」说着匆匆把最后一些表格整理好,还没等我说什么,已经拿起书包推开门跑了。-
-
  「什么啊,那个懦夫都有人看上吗?那姑娘是不是瞎啊!」我顿足自语,「为什么我却没有可以一起出去玩的男朋友呢……」内心深处也知道是因为我一直关注着陆霜学长,等他回心转意罢了,虽然也有几个男生追过我,不过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
  摇摇头驱散这种负面的念头,我坐到椅子上,开始盘算。刚才听见陈家哲的名字我就下意识的想逃跑,不过反过来想,晓恋学姐不可能跟他啰嗦很久的,那么一会她应该会一个人来接待室,苏子枫人虽傻,但是做档整理还是蛮熟练的,今天她故意说要帮那个傻子想晚些离开,未必是存了什么好心吧。是不是又有了新的男人准备在这里做什么不要脸的事呢?!这回我就要好好取证了!
-
-  我拍拍自己的脸,茜茜啊,你怎么这么阴暗呢,也许学姐真的只是关心后辈外加聊工作啊。
-
-  拿起身前一张表格装模作样的看看,上面写得都是我不认识的大企业的名字,我们北樱大学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名校,本地很多企业都跟学校签了合作培养协定,在就业实习和内培方面有所倾斜,听说晓恋学姐最近也凭着这层关系找了份实习。-
-
  看了一会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烦躁,我扔下表格,在屋里绕着圈踱起步来,档案室即使明天一早再去也没关系,那么我就有了合理的藉口留下来调查,不过学姐真的有鬼吗?我是不是脑子被刺激神经了啊?
-
-  「不过我今天可没穿呢,不好意思" 」「我都替晓恋姐准备好了哈哈哈」我动作一僵,没想到陈家哲这个混蛋跟晓恋学姐一起回来了,听声音已经不远了,我想拿起桌上的表格装没事人跟他们演一出擦肩而过,又转念一想,也许晓恋学姐要支走陈家哲那个混蛋后再动手吧。这样我只要静观其变,肯定能抓到证据,到时陆霜学长就算情根深重,也难免伤心气急下移情别恋。-

-  我深吸一口气,躲到桌子下面。 这张桌子也是宽大的办公桌,娇小的我躲进来完全没有问题,更兼最有利的条件是,这间接待室里有一张巨大的整衣镜,从我这个角度再借助镜子的反射,不用探出太多身子就可以看到屋子中央的大部分景象,简直偷窥圣地!-
-
  想着晓恋学姐和陈家哲已经拧门进来了,听见反手锁门的声音,我几乎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想起上回监控室的窘境,我赶紧把手机调成静音,现在被发现了我不知会被陈家哲如何羞辱。
-
-  「子枫和茜茜已经回去了吗?这回的表格看来不太麻烦啊」桌子上咚的一响,大概是晓恋学姐把自己的挎包放在了上面。
-
-  「哈哈,子枫也有女朋友了,肯定不想因为工作多耽搁时间吧。」混蛋,你没想到我就躲在桌子底下吧。-

-  「噢,那也是呢,好在也有茜茜帮他。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哎,说起来,茜茜对陆霜也是一往情深,你就不要这么痴心了。」噢不,话题为什么拐到了这个上面,我在桌子底下暗暗吃惊。
-
-  「我也知道,可是,可是,每回看见她可爱的模样,我就……今天她不知怎么的,还穿了十分性感的丝袜和高跟鞋,说不定,已经有男朋友了吧。」陈家哲的声音里居然颇含哀伤,接着开始喋喋不休的倾诉起对我的爱意来,我是如何如何的不理他,他是如何如何的费劲心机的创造跟我见面的机会。连我每天上什么课,去哪吃饭,爱去哪里逛街他都一清二楚,我在桌子底下听的得又是讶然又有点害怕,什么呀,这个变态跟踪狂!-
-
  「尤其是她的笑脸,我是看了一眼就无法忘记。今天的打扮,我以前一直觉得她可爱,今天觉得她真的很漂亮。那双丝袜美腿太性感了!」陈家哲一贯轻松的语气此刻竟有些歇斯底里。-

-  「你也是不容易啊,可是感情的事,它又往往难以有个了局,就像陆霜对我……」晓恋学姐的声音有几分落寞。陆霜学长对她的情谊,她原来是知道的啊,那她还在外面瞎搞什么,赶紧答应下来夫妻双双把家还多好。
-
-  「晓恋姐,你跟前男友的伤心事就不要再提了,陆霜学长他这么懂你,应该都知道的……」「是啊,我的事有的我自己都记不起了,陆霜他却一清二楚,他也是挺不错的男人,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想谈恋爱呢。」甄晓恋的声音十分平静,「额,今天你也要来么,可是我没穿丝袜哎。」我在桌子底下几乎听傻了,原来晓恋学姐是因为被前男友伤得太深无心开启新感情线才跟陆霜学长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啊。说起来也就是学姐和后辈间普通的恋爱谘询,最近我大概被秦大爷那一幕刺激了,有点敏感,看来是想多了,不过也要来么,没穿丝袜是什么意思??
--
  「没事,我都准备好了,这回是厚木的丝袜,专程托人从日本买来的。晓恋姐穿上一定很好看!」「额,好吧。你也是费心了。」我忍不住从桌底把头撇出一个角度,镜子的反光里,陈家哲不知从哪拿出一双肉色的连裤袜递给晓恋学姐,丝袜看着轻软薄滑,显然是高级货。说起来,陈家哲家里好像是经营着大企业,虽然为人够呛,吃穿用度却都是不凡。-

-  甄晓恋轻轻接过,坐到我躲的桌子上,把丝袜卷折到头,蹬掉包头鞋,慢慢套到右脚上,丝袜与大腿紧密接触的舒适感让她不禁微微出神,接着她把丝袜套上左脚,又踩在鞋上,站起身拉起丝袜直到覆盖臀部,整个过程优雅中又带着几分性感,不仅是一旁的陈家哲,连我都看得有些痴了。
-
-  「果然是日本的名牌,跟我以前穿过的丝袜感觉都不一样,谢谢你啦。」甄晓恋原地转了一圈,裙摆飞扬。
-
-  「哪,哪里,晓恋姐太,太客气了,我要谢谢你才是。」陈家哲人都结巴了,死死的盯着晓恋学姐一双美腿,慢慢的蹲在她身前。
-
-  甄晓恋微微一笑,坐回桌面上,从米色的百褶裙里伸出一条左腿,「真拿你没办法,可以了。」陈家哲如蒙大赦,颤巍巍的伸出左手握住了甄晓恋的脚踝,从下往上一路摸了上去。丝袜的触感大概麻痹了神经,他一直半张着口,嘴角似乎都流了口水。-
-
  不舍得爱抚完左腿,陈家哲盯着丝袜加厚的脚尖袜头,突然用口含住了脚趾不断吮吸,并且隔着丝袜舔弄着脚缝,薄薄的肉色丝袜在他口水的浸淫下慢慢变深,手也没闲着,拉过晓恋学姐另一条腿抚摸着丝袜脚板。-
-
  「哎呀,太着急了啊,可以轻轻的慢慢的来呀。」「对,对不起,看见晓恋姐的丝袜,我,我就想起了茜茜白天性感漂亮的模样。」「哎,你也真是痴情。」我心里把陈家哲骂了几百遍,你也想对我做这些事吗?那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的。
-
-  甄晓恋逗弄的抽回左脚,陈家哲还不依不饶的伸着脖子想舔,甄晓恋却伸直脚掌,在他半张的嘴上轻柔的抹来抹去,时而用脚尖点舌尖,时而又用丝袜足底拂过整条舌头,陈家哲的舌头一伸一缩的触碰着甄晓恋的脚心,弄得她十分瘙痒,微微扭动着身体。-
-
  我不禁看呆了,虽然晓恋学姐十分有魅力,不过那个难缠的陈家哲居然被一双丝袜美腿降得如此恭顺,才是最出乎我的意料。难道我也能试试?突然不敢想下去了……陈家哲把晓恋学姐的两条丝袜美腿并在一起,脸直接埋在了脚掌中,镜子里隐约映出他陶醉的神情,想必鼻间满是晓恋学姐丝袜的清香吧。看他一边用心的亲吻,一边伸出舌头动情的舔舐,这个家伙也是巧儿学姐嘴里说的那种丝袜控?
-
-  「晓恋姐,我,我。」陈家哲慌张的解起自己的皮带,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
-
  「好吧,好吧,最近你工作是辛苦了,感情也是,学姐最看不得人家喝情场苦酒了。」甄晓恋撇着嘴,脸露无奈。-

-  陈家哲兴奋之色溢於言表,放下晓恋学姐的一双美腿,几乎是扒的动作脱掉了自己的长裤和内裤,只穿着上身的衬衣,乾瘦的身子激动得甚至有些颤抖。-

-  难道老秦那的剧情又要上演了吗?额,用陈家哲当对手有点难以接受啊,不过如果拍下来的给陆霜学长看的话,学长肯定会暴打陈家哲一顿然后离开晓恋学姐吧,这不就是我反败为胜的机会么?-

-  我从上衣口袋抽出手机调到拍照模式,突然两个人消失在了镜子中,我倒吸一口气,赶忙寻找目标,才发现两人是从我躲的这张桌子换到了一边的沙发和矮茶几那,这样也好,总是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展开情节,我的心脏也受不了额。-
-
  陈家哲半硬的鸡巴耸拉着,对着坐在茶几上的甄晓恋,这几周已经是我第二次看见男人的肉棒了,比过去几年加一起的次数都多,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陈家哲的鸡巴明显比老秦的有生气,也乾净许多,果然年轻人是不一样。
-
-  甄晓恋妩媚的抬起一条玉腿,抖掉脚上的鞋,轻轻的搭在陈家哲的龟头上,仅仅是这样,就让他的肉棒涨起了一大圈。陈家哲想用手捉住晓恋学姐的丝袜脚,却见她摇了摇头,微笑道;「不行喔,让你那样弄又会弄我一脚。双手背后!」陈家哲只好像小学生上课样把手背到身后,他居然这么听话,我心头涌起一丝对晓恋学姐的佩服。
-
-  甄晓恋一下一下的用丝滑的前脚掌触碰着陈家哲的鸡巴,又把足底压上去,缓缓的踩着棒身和精囊打着圈,陈家哲口中发出低吟,本来半耸拉着的鸡巴飞快的充血变大,直挺挺的对着晓恋学姐。-
-
  「这才是好学生嘛,又听话,又用功。」甄晓恋笑着说。
-
-  陈家哲的身子微微摇晃,又赶忙向前凑了凑,不放过一点鸡巴和丝袜亲密接触的机会,甄晓恋用脚掌左右拨弄他勃起的肉棒,龟头摇来晃去,像是在乞求被更多的挑逗。-

-  甄晓恋笑意更浓,又抖掉另一脚的包头鞋,两只脚左右开工,轻踩慢揉,右脚垫在棒身下面,左脚拇指和二指夹住龟头上下套弄,百褶裙随着她抬腿的角度几乎已经失去了蔽体的功能,柔白的大腿清晰的映在我眼里。-
-
  陈家哲一脸苦忍的神色,看得我暗暗快意,晓恋学姐玩弄了一会,许是有些无聊,站起身,对陈家哲说;「换个姿势好啦,看你忍得那么辛苦。」陈家哲都忘了点头,随着晓恋学姐的手势跪倒在茶几前,这个茶几的高度正好到他胯部,整条棒身都可以放在桌面上,刚开始还被玻璃冰凉的触感刺激得缩了下身子,不过在晓恋学姐眼神示意下又赶紧挺直了腰。-

-  甄晓恋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得意,像是小孩子找到了心爱的玩具,翘起脚尖,慢慢踩上陈家哲的肉棒,先是从上往下捋了一遍,又蜷起脚掌,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揉弄,一边还扶着陈家哲的肩膀,轻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又笑着说;「不许你用手,不是不允许你用别的地方哦。」陈家哲楞了楞,马上会过意来,低头吻上了晓恋学姐的膝盖,伸出舌头饥渴的舔舐,周围的地方也不放过,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宿舍门口被大家喂养的小狗,一样的顺从和老实。
--
  晓恋学姐也配合的侧过腿让他能够舔到两边,还不停的换着角度,脚下的动作也没有放缓,用脚心温柔的按压着陈家哲的棒身,陈家哲身子无意识得前后挺动,温暖的丝袜脚掌和稍凉的玻璃桌面,两种不同的刺激想必更增加了快感。
--
  「不行啊,晓恋姐,我还是,我还是。」陈家哲一副含了苦胆的样子。-

-  甄晓恋本来闭着眼伴着他前后挺动的动作晃着身子,闻言略睁杏眼,小小的伸了下舌尖,「那你说怎么办呢?」陈家哲呆呆的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还是闪着茜茜早上穿丝袜的样子,我,我真是无可救药了。」我简直要跳出来破口大骂,人家又不是穿给你看,你念念不忘个什么?不过也隐约明白,晓恋学姐是为了帮他舒缓对我的「思念」才陪他玩这个丝袜游戏,内心微微泛起些不安。
-
-  同时这才想起我刚才说要拍照,却被情节的进展吸引了注意力而忘得一乾二净。看着手机,我想起晓恋学姐一开始放在我这张桌子的挎包,忽然有了算计。-
-
  把手机收到上衣口袋里,偷偷伸出手,在桌子上摸索了一番,晓恋学姐的挎包是倾倒在桌子上的,这正合我意,由於她穿得裙子没有口袋,那么手机必然是放在挎包里,我捻住拉锁,轻轻的拉开足够手伸进去的距离,一边从镜子的反射里观察那两个人的动静,祈祷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游戏中无暇顾及到这边。-

-  几滴冷汗从额头淌下,得手啦!我暗暗感谢上苍,飞快的把手收回桌下,紧紧得握着晓恋学姐的手机,回忆了下平常看过几遍的萤幕解锁手势密码,划开手机,找到通讯录下陆霜学长的一栏。
-
-  学姐的手机里的连络人只是普通的设置着「陆霜」,而非「阿霜」之类的昵称,我不禁有些不平,明明陆霜学长对你这么好,你连在这里偷偷的给他点甜头都舍不得么?-
-
  也管不了这么多,我学着晓恋学姐的语气,编辑了一条短讯发给陆霜学长,「没想到接待室工作好繁琐,你那边完事后来帮我下好吗?」摁了发送之后,脸上不自禁的焕发出胜利的笑容,这样陆霜学长来了就是捉奸要双了,虽然毁了晓恋学姐在他心中的形象,可是认清真相才比较好吧。
--
  一边握着手机等着陆霜学长回复,一边偷眼瞧着那边的大戏,只见晓恋学姐扶着茶几,后臀高高翘起,右手反手套弄着身后陈家哲的鸡巴,还不忘用掌心在龟头上转着圈按压,棒身上套着一团白色的东西,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陈家哲闭着眼,前后挺动着身子,感受着学姐手的温软。
--
  甄晓恋撸了一会,点了点陈家哲龟头,大概是对硬挺程度都比较满意,把棒身上的东西拎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居然是一条女式内裤,那么,那么,晓恋学姐现在也就是没穿内裤直接穿丝袜的状态吗?这,这太羞耻了吧?
--
  看着陈家哲僵硬的脸色,甄晓恋格格娇笑,引导着粗长的肉棒到从自己三角地带下穿插过来,用大腿紧紧夹住,从我的角度都能看见龟头从两腿之间冒出来,在隐约可见的乌黑阴毛下蹭来蹭去。
--
  「茜茜你的丝袜太,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陈家哲喃喃自语,扶着晓恋学姐纤细的腰,下体前后抽插她的丝袜脚,硕大的龟头前后摩擦着嫩滑的丝袜。-

-  这虽然跟我认知中的所谓「做爱」还差得很远,不过也有十足的淫靡意味。-

-  尤其是其中的男方还喊着我的名字,更让人觉得羞耻,不过胸中也隐隐透出些成就感和快意。甚至不由自主的想像如果是我代替晓恋学姐的位置会怎么样?-

-  我能让烦人的陈家哲如此听话的拜服在自己裙下吗?不对,我,我到底在想什么?-

-  「矮油,小鸡鸡这么快就抖起来啦。」晓恋学姐嘴里吐出平时绝不会说的性器官名称,我却丝毫没感觉到违和。
--
  甄晓恋分开腿,一把把陈家哲推倒在沙发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就坐在茶几上,两脚呈「八字」夹住肉棒棒身,上下用力的套弄起来,陈家哲抑制不住的发出爽快的叫声,很快就在晓恋学姐的丝袜脚掌上爆发出了火热的精液。-

-  「你再这样可就没有下次了,我才不管你有多思念你的茜茜啊。」晓恋学姐嗔怪道。
-
-  我也无力在内心吐槽「你的茜茜」的说法了。手下意识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对准目标,拍下了米白的精液从马眼喷到晓恋学姐丝袜上淫靡一幕。-
-
  「对不起,对不起,晓恋姐,我,我。」陈家哲的大脑似乎还沉浸在射精的快感中,都没法正常的组织语言。-
-
  「哈哈骗你的,我怎么会丢下可怜的学弟不管呢,何况你还是个人才。我,我刚失恋那阵,工作都是靠你来顶替,多亏有你。」晓恋学姐抬起被射精的丝袜脚,仔细端详着上面慢慢流下的精液,「你还没有二十呢吧,射出来的好稀好淡啊。」陈家哲才回过点神,尴尬的笑笑「最近压力大,手淫的次数有点多,所以……」甄晓恋淡淡一笑,握住陈家哲的肉棒,「这可不好,对学姐发誓,以后都不许手淫了。」陈家哲面露难色,不过看着自己被死死攥住的肉棒,还是说道;「好的,我答应晓恋姐。
-
-  「这才是听话的好孩子嘛。」甄晓恋放开他的肉棒,俯身找到了自己的鞋子套上。-
-
  陈家哲见状慌忙说:「晓恋姐,这丝袜还是换下来吧……」甄晓恋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没事,一会回宿舍再说好了。路也不远。」我还没来得细想这段对话是什么意思,最后扫了一眼晓恋学姐的手机,还是没有陆霜学长的回复,你心爱的姑娘又被射了精液,学长你不过来还等什么?怨念归怨念,我还是慌忙把晓恋学姐的手机重新塞回她包里,小心的蜷起身子在桌子下面躲好,大气也不敢出。-
-
  甄晓恋也没再管陈家哲,好像是踱步过来把自己的内裤收到了包里,拎起包就准备出门,拧开门后貌似又想起什么,嘻嘻一笑道:「下周的宴会再见啦。」听着陈家哲答应的声音,我心中暗自开始咒骂,「混蛋快走,混蛋快走,混蛋快走。」等到咒骂到第五十遍,才听见他穿裤子的声音,等到第一百二十一遍,这个死混蛋才开门离开。-
-
  我等了几十秒,这才松了口气,舒展身体,最近躲在桌子下的次数有点多啊,这可不是好女孩该有的习惯。尤其今天穿得是短裙,跪在地上时膝盖摩擦得有点疼。-
-
  看着手机里刚拍的照片,我突然想起来,刚才用晓恋学姐的手机拍下来直接传给陆霜学长多好。为什么下意识得用了自己的手机呢?难道,难道我想收藏下来自己看吗?
-
-  注视着照片上晓恋学姐满足的笑意,说起来,晓恋学姐就保持着不穿内裤的「半真空」状态,踩着陈家哲的精液回自己宿舍了?这一路上遇见的同学老师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额?-

-  虽然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手机发送图片,不过那样对陆霜学长也太不好解释我的立场了。先收着这回的照片,跟下回的攒在一起一决胜负,我这样自我安慰道。-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