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对食相伴
对食相伴

对食相伴

楔子:本文就是一个宫女与太监看对眼,对食滚上床相伴终身的故事。-
-
  第一章:表白
-
-  孟月莲进宫已两年有余,在进宫的第二年就和皇帝身边的红人太监总管薛染结成「对食」互相安慰体己。孟月莲未进宫前也曾知晓太监与宫女对食一事,那时大多以为太监宫女两人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可是,她知道她对于薛染感情是不同的,也许说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她爱薛染。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的,也许是进宫那天,那个对自己伸出手的男人的时候。也许是男人对自己的处处照顾。十七岁的自己爱上了已经四十岁的薛染,一个太监。可是她不管,人生在世,但求无愧于心。可是,她不知道薛染是不是也喜欢着自己,她想知道,很想很想。
--
  这天,正如往常一样,孟月莲做完事后就去了薛染在皇宫外的府邸。因得皇帝宠爱,加之薛染自己多年所得的俸禄,在宫外买座宅子绰绰有余。由于近些年薛染身子不是太好,于是教习了自己的徒弟服侍皇帝,自己的时间也就空了下来。-
-
  今天正是月莲来找自己的日子,于是吃过饭,就叫下人们休息去了,自己坐在厅里边看书边等。-

-  等了不知有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薛染知晓是月莲来了,于是放下手中的书。
--
  门被推开。「薛染~」独属于少女青涩的嗓音。薛染坐正身子,怀中迎来香软的少女。「今天怎么这般晚,事儿多吗,累不累」横抱着少女坐在堂椅上问道。
--
  「唔,还可以,薛染~」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怀中扭来扭去,撒着娇。
--
  「呵呵,吃过饭了吗」抚着怀中少女乌黑的秀发。
--
  「嗯,吃过了」擡头晶亮亮的眼睛看向男人。
-
-  「怎么了,嗯?」-
-
  「薛染,你,喜欢我吗」有些期待的看着男人。-
-
  「!」震惊的看向怀中的女孩。-
-
  看着男人的神情,孟月莲有些伤心。但还是坚定的说:「薛染,我喜欢你,我爱你」无论你怎样对我,我都对你始终如一。
-
-  「你……」
-
-  「薛染,别怀疑,我爱你,真的」「可是,我……」自己残损的身子是不可能给女孩带来幸福的。
-
-  摆正怀中女孩的身子说道:「莲儿,我,我的身子是不能给你带来幸福的,况且你如今才十七岁,正是好时候,我已经四十岁了,我,不能耽误你」自己怎么会不喜欢她呢,可是,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她值得更好地人。-

-  「薛染,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只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爱不爱我,求你」哭着抓紧男人的衣襟。-

-  「我,喜欢你,爱你,可我,不……」还没说完,男人就被女孩吻住,怯懦的舌不知所措的探进自己的嘴里。-

-  「!」一直压抑的欲望被女孩挑起,一股股冲动从大脑直达残损的下身。猛地揽住女孩的后脑,加深了这个火热的舌吻。-

-  月莲如灵蛇般在男人的怀中扭动,两人激烈的吻着,留不住的津液顺着两人的嘴角滑落。
-
-  深吻过后,怀中的女孩一脸嫣红,被唾液滋润的唇闪着银光。怀中的女孩媚眼如丝,挑逗着自己仅剩的理智。胸前的一点突然被女孩抚弄上,揉捏,理智瞬间崩塌,猛地抱起女孩飞奔入卧室。-
-
  第二章 淫声浪语(与太监XXOO慎!!)-
-
  伏在女孩身上,唇一一膜拜着女孩的小脸儿,大手来到女孩饱满的胸乳,揉捏。-

-  「唔,嗯」被情欲烘烤的浑身燥热,撕扯着自己单薄的外裙,好热。-
-
  男人制止住女孩的手。「莲儿,你确定吗?」他要答案,他不想糟蹋了他的珍宝。-

-  女孩猛地起身,将男人推倒在床上,跪坐在男人身上,擡手抚上男人的脸,双腿若有若无的刮蹭着男人的胯下,无言的回答了男人。-
-
  「交给我,薛染」说着,就吻上了男人的额,怜惜的捧起心爱人的脸,膜拜着吮上男人的唇。-
-
  薛染有力的手扶住女孩的纤腰,躺在床上任女孩为所欲为。
-
-  女孩细长的手,挑逗着解开男人的衣襟,外褂,中衣,再是里衣。男人上身完全的敞露在女孩眼前,长指揉搓上男人深褐色的肉粒,湿滑的舌尖舔弄着,扯咬着。
-
-  「唔」在女孩腰间的手猛地收紧。被女孩衔在嘴里的乳尖胀大,疼痛。-

-  放过被吸吮的红肿的乳尖,吸吻上男人的腰腹,舔弄着敏感的肚脐,来到男人残损的下身。
-
-  「莲儿,不要!」制止住女孩想要解下自己裤扣的双手。他不想,让女孩看见自己无能的样子。-
-
  「薛染,没关系,我爱你,相信我」吻了吻拉住自己的手,说道。-

-  男人看向女孩深情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罢了,罢了,随她去吧。想开的男人随即松开了禁锢女孩的手。获得解放的手,轻巧的解开男人的裤结,褪下绸裤。
--
  亲吻了下男人仅着的亵裤的下体,感受着男人残缺的私部。-
-
  擡头看向男人一脸的窘色,不忍心看到男人露出如此神情,于是吹灭了烛灯,屋内瞬间陷入黑暗。-
-
  安抚的吻了吻男人的唇角,复又来到男人的胯间,毫不犹豫的褪下男人的亵裤,心疼的看着男人腿间儿颤巍巍的一截小东西,没有犹豫的用火热的口腔包裹上男人残损的性器。
-
-  「唔,莲儿,啊」早已失去功能的男根,被女孩如此舔弄竞也有欲望上的快感。
--
  女孩一遍遍的吸吮舔舐,温柔的呵护。直起身子,妖媚的看了男人一眼,取下发簪,乌黑的秀发垂坠而下,诱惑般的解开外袍,褪下亵衣,露出嫣红色的肚兜,双手下滑,褪下自己的罗裙,亵裤。如同全裸的少女的胴体展现在男人眼前。-
-
  薛染的眼变得血红,猛地扑到女孩,有力的双手撕毁了少女纤薄的肚兜儿。粗糙黝黑的大手覆上少女嫩白的肉乳,大力的揉弄,推挤,抓玩出暧昧的形状。-
-
  「呀呀,薛染,啊……」敏感的乳尖被男人轻咬住,吸吮的快感直涌入身下,私处流出一股股的淫水。-

-  「莲儿,你的奶子好软,白白的,好有弹性」张嘴含住女孩的奶尖吸吮。
-
-  「呀呀呀」
-
-  放过啃咬的肿大的乳尖,湿滑的舌尖划过小巧的肚脐,顶开女孩的双腿,露出少女股间闪着银光的私处,粉嫩无毛的穴口吸引着男人的视线。-
-
  「莲儿,你的小骚穴好美,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粉嫩嫩的,还流着骚水」「唔,不,不要说,嗯,不要看」好羞耻,看着那里。-
-
  没有理会女孩的「不要」,粗长的指摩挲上湿滑的洞口,黏稠的爱液涌出,打湿了男人的指。
--
  「啊啊啊,薛染,好痒,进去,唔,进去」揉搓上自己的大奶,张大双腿,将麻痒的小穴更加凑近男人。
-
-  低下头,蛊惑着舔弄上女孩的肉缝,顶开花唇,吮吸着淫靡的爱液。
--
  「唔,好甜,莲儿的小骚水好甜」色情的舔弄出啧啧的水声「呀呀呀……」一波一波的快感使得女孩在床上浪叫不已。-
-
  舌尖更加向里探进,刮骚着充血的内壁,轻咬着女孩肿胀的肉核。女孩惊声尖叫,一股股淫水涌入男人唇内,少女完成了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
  舔了舔满是女人爱液的嘴角,眯着眼睛好似在吃着美味。女孩侧过头不好意思再看。男人强硬地扳过少女的头,将唇中女孩的爱液渡到少女口中。-
-
  「莲儿,尝尝你自己的味道,甜不甜,嗯?」-
-
  「嗯嗯,甜,好甜」扭动着身子,想要更多。
--
  「莲儿,你好骚,你个小骚货,你是我的小骚货」用残损的下体戳弄着女孩的阴穴。
--
  「唔唔,我,我是薛染的小骚货,啊,小骚货好想要,给我,薛染,给我」。
-
-  第三章 终成眷属(有失,哗情节,慎!!)完结
-
-  男人打开暗格,取过里面的物事。「莲儿,事到如今,我还是要问你一句,你当时真要成为我的人吗?」女孩没有回答,只是拉下男人,啃咬上男人的唇。
--
  「我要,我是你的,爱我」说罢,还用手指轻抚过男人的胯下。男人不再说话,将取过的物事套在自己腰间,那竟是一个肉质所做的男型。中间是中空的,可以将男人残损的性器包裹住。形状甚是逼真,甚至连正常性器上肉瘤,硕大的冠状龟头,饱满的囊袋都好似真的。大张开女孩的双腿,男型抵在女孩的花穴,上下滑动。-

-  「骚货小莲儿,我要进去了,我要进到你的小骚屄里去了」坏心的在女孩的花穴周围顶弄却不进去。-

-  「唔,薛染,嗯,我要,给我」摸上男人粗壮的大腿,浪叫道。
--
  男人不再做他想,一鼓作气的直插而入,粗长的男型穿破女孩保守了十几年的薄膜,占有了女孩。
-
-  「啊啊啊啊」被巨物进入的一瞬间疼痛随即而来。
--
  爱抚的亲吻上女孩落泪的小脸儿,下身一下下的顶弄带出一波波的鲜血和淫液。没有停止的狠厉氽弄,直顶的身下的少女吟叫连连。-
-
  「嗯嗯,啊……」疼痛过后是一波波的快感。
-
-  「莲儿,骚货,爽不爽,嗯,喜欢喜欢,嗯?」扶住女孩的腰腹,一下下的向里操弄。-

-  「啊啊啊啊,好爽,好大,好深」初尝情事的女孩淫叫不止。-

-  男人躺下,拉起女孩跨坐在自己身上,上下耸弄着,大手抓玩着女孩的翘乳。
--
  数百下的抽插,女孩高潮了一次又一次,男人也甚是享受。抽出粗壮的男型,硕大的龟头上沾染着女孩初夜的鲜血和淫水。跨坐在女孩头上方,深知其意的女孩舔吻上恐怖的男型,一下下的吞吐着,好似自己正在给男人口交一般。细长的手指抚弄上男人的肉臀,刮骚着紧闭的菊穴。
--
  「唔」男人身子一紧,下身加速抽查。少女看着男人并不讨厌,于是再接再厉,纤长的指探进了男人温热的菊穴,顶弄着火热的内壁。
-
-  「啊!」男人吼叫一声,从中空的男型里射了出来,失禁了。-
-
  「莲儿,对不起」竟然在女孩的逗弄下失禁射在自己的心肝儿嘴里。面露愧色的擦着女孩唇边的污液。
--
  「我很喜欢,只要你能快乐」毫不迟疑的吞下男人的尿液,用小脸磨蹭着男人的大手,腼腆地说道。她知道,男人会失禁,那是情动的一种表现,她不在乎吞下男人的尿液,反而,她很高兴,她能带给男人快乐。-

-  「莲儿,你好骚,我的莲儿」喃喃的呼唤着女孩的名字。-

-  「嗯,我只做你一人的小骚货,我爱你」薛染看着眼前明艳的少女,有一人爱自己如此,夫复何求。紧拥住少女,如珍宝般。那晚,两人一直拥抱着睡了过去。
-
-  在那之后,隔三差五的月莲都会去薛染的宅子,二人疯狂的交姌。-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