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同学妈妈的淫乱
同学妈妈的淫乱

同学妈妈的淫乱

汪姐外甥很有力量,顶得汪姐白肉乱颤,一木妈想到汪姐是有分量的女人,顶动她也得用不少的力气啊。汪姐外甥的大腿肌肉很壮实,一木妈看着汪姐外甥的腿心里想,这双腿不知被多少女人骑过了呢,不知是他有艳福还是女人有福分。-
-
  一木妈伸手摸到了汪姐外甥的大腿,腿毛剌手,肉很结实。她想:要不这么多女人喜欢呢,光他腿毛剌着屁股和大腿也够细皮嫩肉的女人享受了。
--
  汪姐和她外甥都知道一木妈在抚摸他的腿,他不再挺腰搞汪姐,任由汪姐趴在自己身上蹶着屁股搞他的鸡巴。一木妈看着汪姐伏在外甥身上,屁股腰身胸脯上下起伏,像个又圆又白的肉虫在男人身上蠕动。汪姐哼哼唧唧:“宝贝……你逃不掉姨妈的大屄……你操了我……就别想逃……宝贝……给姨妈里面射满……射满你的孩子……”她用自己的性器牢牢的套着外甥的性器,不容他脱离。
-
-  一木妈听出汪姐话中的意思,这是怕她夺了她的爱。真是,这个汪姐,夫贵妻荣,平日里端着架势,人又长的慈眉善目,威严和贤惠融为一体,让人心存敬畏。不敢想象在床上,她也是充满霸道不肯输人。一木妈还没想夺她的爱,看这般真人秀,又能动手抚摸,虽然自己心动不已也觉得够享受的了。一木妈的手伸到了汪姐外甥的腿跟,小手摸索着探到汪姐外甥的阴囊,她吸了口深气,汪姐外甥紧紧的阴囊,里面有满满的精液。她胸部起伏,喘息不匀了。
-
-  汪姐外甥看到一木妈胸部起伏凸现的曲线,很是优美。他叫过一木妈,双手握住汪姐的乳房,汪姐的乳房在他的手掌中显得软软的柔顺。
-
-  一木妈弯下腰用很甜蜜口吻问汪姐外甥:“你摸女人的乳房是什么样的感觉?”
-
-  汪姐外甥揉搓着他姨的乳房回问一木妈:“喜欢,说不出。你被男人摸是什么感觉?”
--
  一木妈吸了口气,胸挺了,她回答汪姐外甥:“可能都是一样的感觉吧。”
-
-  她低头去看汪姐下身,故意把自己的胸部贴近汪姐的外甥。-
-
  汪姐看到一木妈看自己的下体,抬头对一木妈说:“别笑话,他就是这样搞我啊……呦……很多年了……下面被他搞松了……上面被他揉大……我真是比他亲妈还亲啊……什么都给他了……”
-
-  一木妈听到汪姐这话,对汪姐说:“可我看,是你搞他啊。”她笑出了声,汪姐外甥也笑出声,他两眼盯着一木妈的胸脯说:“我妈是她妹妹,两个女人都这么说,只是我妈乳房没她的大,让我妈很吃醋,说我弄她更多。”
-
-  听到这话,让一木妈脸红,她对着汪姐外甥说:“那是你们家的私事。”一木妈看到汪姐外甥两眼紧盯自己胸脯,从他的眼神里,她知道他的想干什么。一木妈心照不宣,往他身边靠近,蹲下身子,胸脯更靠近了他。-

-  汪姐外甥从汪姐身上腾出一只手,放到一木妈的乳房上。一木妈像是不知情一样,不做声响只是专注的看着汪姐的下身。汪姐外甥拂动着这个女人的乳房,圆滚滚富有弹性,他姨妈那个女人的乳房却是软绵绵的。他慢慢的抚摸一木妈的乳房,一木妈都快爬到他身上了。一木妈觉得他的手带有股磁性,从乳房到乳头都被牢牢吸住,一柔一捏都有快感从乳头涌进心底让她浑身舒服,她两腿发软,跪倒床边。
-
-  一木妈本来是来打麻将的,麻将没打成,自己却让男人摸了奶子,也是心甘情愿。一木妈更向前弓了身子,汪姐外甥悄悄解了一木妈的衣扣,手伸进衬衫,一木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脯,衣衫敞开了,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乳罩,摸到了她热乎乎的奶子。-

-  汪姐坐起身来,扭着屁股看着一木妈:“小妹,我的下面是不会让给你的,屄屄吃定了他。”
-
-  一木妈对汪姐说:“汪姐,我不会和你争,总有先来后到。”一木妈嘴上说着,心里却想,我还没想跟他呢,自己更想看你的模样。
-
-  一木妈自己解开了乳罩的纽扣,露出大奶,她看着汪姐外甥说:“孩子,你真坏。”说完她趴到汪姐外甥的胸上用乳房揉搓他的胸脯。一木妈知道被女人挑在性头的上的男人是没有理智的,她很想看汪姐是怎样出丑的。她爬在他耳边悄声说:“昨晚你搞了三个女人,她们都说你的东西大,你让她转过身你搞她,我看你的东西,行吗?”-
-
  汪姐外甥听到一木妈的话,撩起一木妈的裙子,顺着腿,摸到了一木妈的屁股,手指挑开短裤就要摸到阴部了。一木妈回手挡住了他,汪姐外甥可不想罢手,他说:“就差一点了,你还差这一点吗。屄……”-

-  一木妈可不想只差一点,只要一松手,他就能摸到自己的阴部,自己就和那些女人一样了,让他容易的得到自己,那太不值钱了。她冲着汪姐外甥点点头:
--
  “别急,孩子,你想要我,等会,我给你。”她站起身来感觉自己的话没有说完,又趴到汪姐外甥的耳边加了句:“我是新来的女人,我想看你的东西,等会啊,我让你操我,操我屄!听话,孩子,你都摸我的身子了,我是你的女人。你搞她,让我看。”
-
-  汪姐外甥傻了,言听计从,腿一拱汪姐的屁股:“你转过身去,听话!”-

-  汪姐果然听话,她抬起大腿,慢慢扭过屁股,汪姐外甥的鸡巴,一直插在她的肉屄里。汪姐背朝外甥坐到他腿上。-
-
  一木妈起身来到汪姐对面。-
-
  她对一木妈说:“他就是这样把我当女人不当长辈。”
-
-  一木妈对汪姐说:“你都和他上床了,哪还有长幼之分,就是亲儿,也得让他三分不是?”
--
  一木妈这会看的可清楚了,汪姐阴毛稀少,褐色的阴唇敞着大口,屁股一抬一落,汪姐外甥的鸡巴露出来又被她吞进去,那湿漉漉的鸡巴真是不小的东西啊,难怪许太太形容这个鸡巴是她见过最大的。而这只鸡巴在一木妈的眼里,也是最大的,大的有点畸形。中年妇女洞穴松弛,男的鸡鸡小了,注定少了输送的快感,难怪她们喜欢。-
-
  一木妈真想伸手去抓抓那根鸡巴,湿漉漉的粘满别的女人的淫水。一木妈合拢衣衫矜持的看着汪姐。
-
-  “嗯……”汪姐嗯了一声,屁股一蹲:“啊……又进来了……啊呦……亲妈呦……他都要成我爸了……我伺候他……是他随叫随到的女人……呦……呦……操……”-
-
  一木妈撇头看汪姐外甥,他说:“我才是随叫随到的呢。”啪,他一声很响的拍到汪姐的屁股上。打得汪姐“呀”的一声尖叫抬头对一木妈像似诉苦般的说:-

-  “他还打我。”
--
  一木妈抿嘴一笑:“打是亲吗。”-

-  汪姐扶着外甥的腿,屁股不停的动:“就是他亲妈也没少挨他的打。”
--
  汪姐还真有女人的力气,大白屁股一挺一沉,腰一直笔直,真是性刺激到忘我了:“宝贝啊……就是操……操屄……啊……啊……呦……呦……妈妈呦……操你妈呦……姨快到了……啊哟……姨快到了……”-

-  一木妈看得面露红晕,多美啊,一阴一阳,一洞一杆,进出自如,很美妙。-

-  汪姐抬头对着一木妈近似哀求:“来……帮我……帮我……摸我的奶……摸我的奶……我快到了……快来啊……帮我……帮我……”这个女人真得快要泻了,眯缝着两眼,乳房吊在胸前来回晃荡,一副乞讨的样子。-

-  一木妈看到汪姐被自己外甥搞到落魄的样子,心里很美,平时仪态万千也有消魂的时候,摸她的奶也算糟践她吧。一木妈手摸到汪姐的乳房上,汪姐的乳房,软软的很滑溜。一木妈除了自己的乳房从来没有摸过别的女人的乳房,她感觉挺不错,不由得用两手搓了起来,还扭了她的乳头。一木妈很想把她的乳头扭疼,这下刺激了汪姐,她突然大喘一口气:“啊……啊……”一屁股坐到她外甥腿上,闭拢双腿使劲夹住他的鸡巴:“姨倒了……姨倒了……”
--
  汪姐外甥搂住汪姐的身子:“姨……我还没射……”他起身把汪姐屁股朝天的搁到床上,崛起汪姐的屁股插在后面:“去你妈的,我还没射呢,你不能倒。”
--
  汪姐外甥看着一木妈,给她递了个眼神好像在说:你看我搞她。-

-  一木妈欣慰一笑。-

-  汪姐被外甥翻在床上,白肉乱颤像软弱的肉团:“啊……啊……啊……”她大叫了,尖声大叫:“操你妈……操你妈屄啊……不让我倒……你也不许倒……”-
-
  一木妈不关注汪姐了,她看着汪姐外甥的大腿和屁股,肌肉真是结实。一木妈赞叹这个男孩真行,一晚上应付了三个女人,现在还有精气神。她情不自禁拉开衣襟,拽下乳罩搂上去,把光溜溜的乳房贴到他的屁股,然后用乳房向上揉搓到他光溜溜的后背。一木妈趴在他肩头说:“孩子,你真行!”她张开嘴伸出舌头,汪姐外甥低头把她的舌头含到口里。一木妈紧搂着汪姐外甥硬朗的身体,这样的男人才叫女人爱不够。一木妈哼哼唧唧地叫了,下面湿了一片。她主动对汪姐外甥说:“你摸,摸我。”-
-
  一木妈想要男人了,下面湿成一片,她没有底线了,拉汪姐外甥的手他放到她的阴部说:“那个女人,你处理完了,该我了。”-

-  汪姐外甥伸进一木妈短裤,手摸一木妈的阴毛说:“操你……”-

-  一木妈点头:“操我,我的屄。”
--
  汪姐外甥正想抽出鸡巴,汪姐“呦”的一叫:“别动,我要让你插在里面。”-

-  汪姐都真的摊了,她摊的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她就是摊了还那么霸道,占着她的外甥。
--
  一木妈和汪姐外甥无奈,看到趴在床上的汪姐不由得羡慕起来。汪姐对性这么大胆的媾和,才让她真有享受,不枉一生,自己真是老土。一木妈不再矜持了,她解开裙子落到地上,两腿一伸脱掉底裤,就暴露了屁股和阴毛吧,这本来就是给自己喜好的男人用的东西。她急促的喘着气对汪姐外甥说:“给你……我的屄……把我……操了吧……”-

-  汪姐外甥还插在汪姐里面,一木妈爬上床躺倒汪姐身边,衣衫大敞,乳罩斜吊,露着乳房,光着下体,汪姐外甥从一木妈的乳房一直摸到她的阴部,两根指头捅进一木妈的小屄,拇指按住阴蒂轻轻揉弄,一木妈虽是过来人,也经不住来至阴蒂的刺激,她像被电击一般颤抖身子,淫水肆意横流。她看着汪姐还占着她想要的东西,捋捋头发,手伸向汪姐的下体,她用热乎乎的手捞到汪姐外甥的阴囊,阴囊紧绷绷,她知道那里面是满满的精子,她激情地说:“你要给我……给我……射给我……”
--
  一木妈把手指伸进汪姐小屄,她要把里面的鸡巴抠出来。汪姐的小屄有多宽大啊,竟能容下一根鸡巴和一木妈的手指,她抠不到汪姐外甥的龟头,两指夹住鸡巴往外动,没成想汪姐外甥身子一抖,尽然射了。大股大股的精液流满了一木妈的手掌。
--
  女人变换无常,一木妈突然泄气了,他一夜忙了三个女人,现在又射了,不会再有力量了,不会了。
-
-  一木妈看到汪姐外甥射完之后伸手去捞汪姐的乳房,心中气愤,感觉自己被他们欺负了。乳房被他摸了,肉屄也被他扣了,自己竟然引不起他的兴趣,他只恋着他的亲姨妈,自己算个什么女人?她越看越觉得汪姐简直就是个肥嘟嘟的丑女人,就连刘太太许太太她们哪个能比上自己更有女人味的身材,她讨厌汪姐她们也讨厌汪姐的外甥没有眼光的屁男孩。-
-
  一木妈不再理会他们,在汪姐身边缩回自己的腿,起身拿上自己的底裤和裙子,跑向主卧室,那里有卫生间,她要整理一下自己。主卧室里,宽大的床上一片凌乱,地上散落着女人内裤和避孕套,想象昨晚他们有多么淫乱,真是狼虎女人的淫窝。对着镜子,一木妈看到自己敞着胸脯,光着下体,头发散乱,一付狼狈的样子,她笼笼衬衫看看裙子,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冤枉了自己精心的打扮不说,还被人摸了乳房和下体。她洗完脸和手心想,还好没让他插进来,总算保了一块干净的地方。
--
  一木妈穿好衣服,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她静了静神想,亏那两个女人没有看到她刚才的窘样。
-
-  一木妈回到客厅,她看到许太太躺在沙发上,刘太太光着身子爬在她两腿之间给她口交,她们见到一木妈出来,只是冲她笑了笑,刘太太说:“不枉此行吧?”
--
  一木妈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而且要体面的离开。说:“你们还能笑得出来,我可笑不出来,他射了,射了不少,射空了。看来我是白来了,没捞着,只好回家了。”一木妈说完笑了起来,她觉得这样离开是最好的,都不受伤。
--
  这时,刘太太家的小保姆回来了,看到裸体的太太在沙发上玩同性,她没有一点的惊诧,很平静的说:“阿姨,我回来了,来不及做饭,我带了一些。我去收拾屋子了。”-
-
  “去吧,”说完刘太太又伏身趴到许太太的两腿之间。-
-
  回到家中,一木妈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刘太太家的事,直到看见自己的儿子,才回过神来。她看着儿子心想,还是自己的儿子好,吃软饭的男人是不能长久的。
--
  那时的一木妈出道不久,见识不多,在刘太太家的事情让虽然让一木妈很不爽,但她是成熟的女性,所以和刘太太她们那些女人还是有着来往,只是从不参加她们的性派对。
-
-  以后,一木爸事业的规模越来越大,一木妈在社会的地位也随着升高,并且但当了本地工商界妇女会主任的职位。这样她的社会活动增多了,和那些富家女人的来往就减少了。汪姐也是兼职许多社会职位的女人,在一些社会活动和交际应酬上她们见面的机会却增多了。
-
-  一木妈和汪姐常见面,而汪姐又常带着她的外甥。由于那次在刘太太家的群交之事,搞得一木妈很不满意,她们心知肚明忌讳末深,谁都不再谈起。
-
-  起初,一木妈每次见到汪姐外甥,就会想到自己是个身子被他摸弄过又被他放弃的女人,这对一木妈来说是极大的耻辱。她感到自己哪怕穿上最名贵的服装,在他面前也是个裸体女人。情何以堪,一个贴着女人吃软饭的男孩,一木妈厌恶他,从不和他视线相对。-
-
  可是女人有个毛病,对厌恶到心底和关爱到心底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留意。-

-  一木妈也是如此,她发现这个汪姐外甥这个孩子很有女人缘,像她这样的中年女人,还有年轻女人和妙龄女孩都愿意跟他来往,这让一木妈好奇,这么多女人喜欢他,一定不会因为他有个超大鸡巴,那样的东西不是每个女人都喜爱的。他有英俊的外表,可外表英俊的男孩不少,也不是每个都讨女人喜欢。
-
-  时间久了,一木妈看到他是有许多的优点,她观察到他完全没有那次在刘太太家里,玩弄女人的骄纵模样。而且对女人体贴有礼,谈吐得当。是个帅气斯文又充满阳光的男孩,这让一木妈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
-
  一木妈对汪姐外甥的态度有了变化,她不再回避他,还能和他说上几句话。
--
  久而久之两人之间的话语逐渐增多,一木妈对他有了更多了解。汪姐外甥对一木妈也很敬重,像对待长辈一样的尊重。-
-
  汪姐外甥比一木妈的儿子大不了几岁,可是他周围的女人太多,一木妈觉得他除了交往女人,恐怕别的就一事无成了吧,那样这个孩子就完了,是女人害了他。一股母爱充斥她的心底,所以,一木妈对他说话的言语也变得体贴温柔了许多。
--
  汪姐外甥对一木妈也是另眼相看,她不同其他女人,一木妈能让他体验到来自女人的亲切。
--
  一木妈和汪姐外甥话语增多了,可是一木妈注意到,他从不提及那天在刘太太家的事情,这让一木妈心安稳了许多。一次在一个活动结束后,一木妈问汪姐外甥:“我们每次有活动,我看你都来参加,你是不是有很多时间啊?”其实一木妈是想问,你不用工作是不是在赚女人的钱,可她不能问的太直接,只好转弯抹角打探。
--
  汪姐外甥告诉一木妈,他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你们的社会活动都是在周末或晚上,以前他姨妈常带他来帮忙,已经是习惯了。
--
  原来是这样,一木妈是小看了他。一木妈又问了他家庭的情况。汪姐外甥告诉她,自己家境一般,父母离异,妈妈一直单身把他带大的。他们全靠自己的姨妈的帮衬生活还算过得去,前几年他姨妈帮妈妈出国定居了,现在正在给他办理移民手续。
-
-  一木妈知道他的这些事,自然想到了汪姐,她想起那天汪姐不准他拔出来,他就只能硬挺着鸡鸡插在汪姐里面,全然不顾自己的存在,她若有所思的说:-

-  “难怪你对汪姐那么俯首帖耳呢,是孝顺还是报答?你懂我在说什么事吗?”-

-  汪姐外甥说:“我懂,如果说是孝顺我会被骂死,只能说是报答。你知道,她们都是正当年的女人,有强烈的性需求,我只能为她们做这些事。这两个女人是我最大惦记,我不希望妈妈空度一生,姨妈老公老了。她们不同,妈妈只要我,而姨妈见识广愿意搞新鲜事,她喜欢群交,妈妈认为很淫乱受不了。我在那样的场合,情绪也不能控制,就像搞女人的老手,其实我不是,我喜欢自己喜欢的女人。我这样对你说话,不失礼吧?”他看着一木妈眼睛。
-
-  一木妈莞尔一笑:“不,孩子,这样挺好的。”
--
  尽管一木妈心存善意,表现的也像纯洁妇女,但她对他越了解偏爱也就越多了。一木妈开始以办公事的名义带他上街了,毕竟他是个外表英俊的帅男孩,而女人带个英俊的男孩脸上也增色不少,直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件事以后,一木妈就再不和他在自己居住的当地上街了。-
-
  那是傍晚的时候,一木妈带汪姐外甥去一家酒店订好三八节妇女聚会的场所,本来这是在电话里就可以解决的事,可一木妈还是叫了汪姐外甥和她一同前往,谈妥了事情,两人走出酒店,车就停在路边。
-
-  天上飘着小雪,一木妈心情愉快,她裹裹裘皮大衣,毛茸茸的领子衬着喜悦的面孔,她问汪姐外甥:“我想走段路,行吗?愿意和我走吗?”
--
  汪姐外甥说:“你高兴就行,不过你穿的是高跟鞋别走太远,你系好围巾,天挺凉的。”这话说得很体贴。-

-  汪姐外甥看着一木妈系好围巾,他说:“行了,这样就冻不着你了。”天挺凉,一木妈听着汪姐外甥的话语,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
-  大街上行人稀少,一木妈带着汪姐外甥走过了两个路口了,汪姐外甥说:
--
  “咱们回去吧,你的鞋真是很单薄,脚会冷的。再说,天快黑了。”一木妈噔噔的跺了几下脚,她没有感觉到脚冷,因为心里有股像似青春期来临的热。-
-
  一木妈仰头对汪姐外甥说:“如果我的脚冻坏了,你怎么办?”
--
  汪姐外甥说:“那就是我的过错,没有照顾好你。听话,咱们回去吧。”一木妈看着他,本来想好的话,却被他暖人心窝的话搅得自己都忘了。她没再说话,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
  一木妈看着空旷的大街,飘扬的雪花,仿佛一下回到自己谈恋爱的少女时代,嗒嗒的迈着脚步跟着自己的恋人。
--
  他问:“你冷吗?”-

-  她问非所答:“街上都没有人。”
-
-  他说:“这样的天气只有情人才会出来散步。”-
-
  一木妈停住脚步,拉住汪姐外甥的手,身体靠到他身上,用乳房贴住他的胸脯,她说:“你不把我当情人吗?”
-
-  汪姐外甥愣愣的呆住了,他低头看着一木妈,闻到一股成熟女人的芬香,好一会才说:“你的脸都冻红了,不过很好看。”他搂住了一木妈。
--
  一木妈说:“爱我吧,孩子。”-

-  汪姐外甥:“嗯……”了一声,嘴就亲到了一木妈的嘴上,一木妈的嘴唇刚贴到汪姐外甥的嘴唇舌头就伸进了他的口里。在大街旁,他们紧紧相拥,激烈亲吻。仿佛这条大街就是他们两人的世界。-
-
  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隔着厚厚的衣服,一木妈感受到对方的肉体穿射过来的男人硬朗的气魄,她使劲拥住汪姐外甥,小腹顶住他硬硬的鸡巴:“啊……啊–”的喘着粗气:“真想跟你上床啊……”
--
  汪姐外甥伸进一木妈的裘皮大衣,搓揉着一木妈的乳房:“”我恋你好久了,你身上有女人芬芳的奇趣。
-
-  “一木妈:”嗯……嗯……嗯……你想要我……孩子……咱们上车吧……“汪姐外甥把车开到空无一人地方,停好车。他拔动着一木妈的腿说:”我想亲你下面。“一木妈听到他要亲自己的下体,她美滋滋的说:”行,我脱裤子。“汪姐外甥摸着一木妈的乳房问:”你冷吗?要露大腿的。“一木妈边解裤腰边说:”不冷,暖气开的挺足的。“她把裤子退到了脚跟,露出白白的大腿和黑黑的阴毛。一木妈看着他把头埋到自己的大腿里,她抚着他的头发长长的吸了口气说:”孩子,我这是第二次露给你了。“汪姐外甥有一张灵巧的嘴,能说让女人动心的话,也能舔的女人尖叫。
--
  一木妈被他舔的心血澎湃,她强忍着不发出犀利的尖叫:”嗯……嗯……唔……唔……孩子……嗯……嗯……唔唔……“-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