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母亲去泰国
我和母亲去泰国

我和母亲去泰国

按照母亲的安排,我们应当是先去泰国,在那里的投资规划已经做完,首期
-资金也已经打了过去,到了那里就可以办理国籍变更手续了。名义上是去商务考
-察,可实际上就是去顺道旅游一下,除了妈妈,我们都没有去过泰国旅游呢。大
-家都同意去玩一下,但在选择旅游地点的时候犯了难,为了玩的尽兴,投资地政
-府主动提出帮我们安排导游,这样我们只要选好玩的地点就可以,不用找旅行团
-了。姨妈和外婆都想去普吉岛,海琴海曼姐妹两个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反正都
-没去过,去哪里都一样了。可妈妈却有了新的主意,她看着泰国各个地方旅游特
-色介绍,忽然说:「去金沙岛怎么样?」我耸耸肩说:「我没意见,反正都是没 -
去过的,妈妈去过那里?」妈妈摇了摇头说:「我也没去过,不过,听说过那里。」 -
她忽然朝我神秘的一笑,说:「去那里你会有惊喜的!」
-  看她这样的表情,我什么疑问都没有了,或者说都吞回肚子里,她肯定是又
-想到了什么新「花招」,我就等着享受香艳的刺激吧。 -
  司机开车送我们到了机场,繁琐的程序过后,终于上了飞机。一路无话,顺
-利的到达了泰国。听母亲说,她让海琴以父亲的名义,也一起在这里投资的,由 -
于项目很大,所以,当地政府都很重视。听说我们来泰国,便派了专车接我们, -
直到把我们送到当地最好的酒店,在大堂里见到几个政府要员后,那个司机和跟
-班才离开。我们行李虽然不多,但也够这二位辛苦的,可看他们的样子居然还很 -
高兴,看来泰国人民的「觉悟也很高」呀!
-  帮我们安排好了房间,那些官员告诉我们,晚上有个欢迎晚宴,正式的奠基 -
仪式要两天后举行,这两天我们要是想去哪里玩,他们可以给我们安排对当地比 -
较熟路的,最好的导游。妈妈不客气的跟他们说了我们的打算,可当妈妈提出去
-金沙岛时,他们都是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这几个官员祖上都是中国人,后来
-迁居到了泰国生了根,虽然他们国语讲得口音比较怪,有点像南方的粤语或闽南
-话口音说普通话,但又有些不像,可我还是能听懂的。当妈妈说我是她丈夫时候, -
他们的眼神里面又是艳羡又是惊奇,可也不能得罪财神爷不是?反正最后是说定, -
第二天一早派车来接我们。
-  也许怕我们住的不方便,泰方给我们安排的住处是一个总统套间,一个豪华 -
套间。里面装饰都不错,算得上奢华,只不过,豪华套间是没有上下楼的。当然, -
我们都住进了总统套,妈妈告诉接待人员说,没必要这么浪费资源,既然一套就
-能够都住下了,就不必再浪费另一套房间了。按照我们的协议,接待费用是算在
-对方账上的,虽然相对于我们的投资额来说,这些费用根本不算钱,可母亲的朴 -
实干练作风还是赢得了他们的尊重。不过,他们要是知道,母亲这么安排是为了 -
方便我们做爱,恐怕就不是那副崇敬的表情了吧? -
  现在刚刚下午,在母亲表示要先休息后,接待人员忙告辞,并说酒店服务台 -
有中文服务员,又留下他们的联系电话后离开了。 -
  「亲爱的,你累吗?」妈妈忽然问我?我正要说不累,可看到妈妈的眼神里
-面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心里就明白了,她有想法了!「当然不累,需要我给你们
-证明一下吗?」看到姨妈已经将房门反锁上,外婆妈妈连海琴和海曼都开始脱下 -
尽管很少,却还是累赘的衣服。接着她们又来七手八脚的帮我脱掉T恤和短裤, -
最后将内裤也脱下,扔到了一边。看到五个或丰满或苗条,或成熟或妩媚的女人
-站在我面前,本来已经高高挺起的鸡巴激动得一跳一跳的,跃跃欲试的想要大展
-身手一番! -
  「亲爱的,不知道该从谁下手吧?」妈妈看到我踌躇的样子,出主意道: -
「不如像那天我们看的那个片子那样试试?」「那天?」我想了想,终于想起前 -
一阵子,跟妈妈,姨妈,还有外婆一起看的一个国外的A片。内容大致是,一个 -
男人和几个女人一起搞,和今天的情况有些相似。看我没有反对,妈妈和姨妈使
-了个眼色,两人一下子抓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海琴,按倒在地毯上,面对她们的突 -
然发难,海琴自然是奋力挣扎,可一来她远没有母亲和姨妈高大有力,二来在对 -
方是两个人的情况下她自己却没有帮手,海曼不仅没有帮自己姐姐脱困,反而兴
-致勃勃的看起了热闹。
-  在母亲和姨妈一人控制海琴一只手一条腿后,我大马金刀的来到海琴两腿之 -
间,笑着说:「今天先拿你开荤吧!」「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了!」尽 -
管还在努力挣扎,可她又怎么能逃脱母亲和姨妈的手掌心?将她屁股抄起,向我
-的鸡巴抵近,我用力向怀里一拉,同时,将鸡巴往前猛送,「嗞……」一声轻响,
-一下就送进去一半。「哦……太涨了,你的东西又变大了!」海琴忘情的叫了一 -
声,我知道她喜欢,只是不习惯被妈妈和姨妈按住,便用力一坐腰,全部鸡巴都 -
送了进去。「啊……」海琴彻底开气吐声,「刺穿了……」如果让人听到怕是还 -
以为谋杀呢!可既然已经开始,也就顾不了她的反应,我开始大开大合的反复抽 -
送起来,而在母亲和姨妈的帮助下,只要很小的力量就可以让动作幅度达到最大 -
效果,「啪……啪……」虽然频率不是很快,可我还是每次都将鸡巴彻底顶入海
-琴阴道最深处,偶尔碾开花芯,将龟头直接死硬的送进子宫,将海琴弄得浪叫连 -
连。
-  当海琴动作越发配合以后,妈妈和姨妈也默契的放开了她的双腿,只是象征
-性的压着她的手臂,接着,她们转过身子,变成跟我同一个方向,大屁股却齐刷 -
刷的摆在我面前了。我知道她们的意思,一手一个的玩起她们的大屁股来,真恨 -
自己少生了几只手。「哦……」姨妈尖叫了一声说:「小满,你的手也越来越厉 -
害了。」妈妈没有姨妈那么放浪,可从她大屁股左右摇摆,前后挺送的配合我的 -
手上动作看,她也是很喜欢的,毕竟泥泞的阴道里的爱液不会有假,她们肯定都
-动情了。可这样一起对三个女人发动攻势,虽然感觉刺激,却有一样不好的地方,
-就是下面肏弄海琴时总是有些使不上力气。努力了几次,觉得效果不大后,我灵 -
机一动,看见旁边看热闹,看得不能自已的外婆,正在跟同样春情涌动的海曼磨
-镜子,就叫她们道:「你们过来,帮帮忙!」听我叫她们过来,外婆和海曼忙不 -
迭的跑过来,「是要做垫腰吧?」外婆的眼色还是很好的,她帮着将海琴抱起来 -
一些,示意海曼钻到底下。海曼也没有琢磨什么,就爬到了海琴腰下,这样,海
-琴的屁股就被垫高了不少,我也不用下腰就可以轻松的将鸡巴送进她的阴道最深 -
处了。 -
  外婆看到海琴的双腿捶在地上有些不舒服,就主动骑在她身上,将那双修长 -
的美腿抬了起来。可她这样一来就把自己的蜜穴暴露在海琴嘴边上,海琴正被我 -
肏得晕头转向,好容易看见有个可以出气的地方,连想都没想张嘴就朝那肥厚的
-阴阜咬了过去!「哦……」外婆猝不及防下好一声长吟,屁股不由自主的下落, -
几乎完全压在了海琴身上。海琴得理不饶人,灵巧的舌头立刻对外婆已经泥泞不
-堪的阴道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一时间风起云涌,将外婆杀得丢盔弃甲的。 -
  听到外婆的惨叫,母亲和姨妈回过头,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表面上没有反应,
-可姨妈却将腿朝后伸了伸,将如同白玉雕琢出来一般的脚丫伸到了正在做垫腰的
-海曼双股间,趁她不注意一下将大脚趾塞到了海曼的肉穴里。「哦……」海曼受 -
不了这突然的打击,扭动着想要逃出去,可妈妈却将高大的身躯向后一挪,完全
-挡住了她的去路。海曼不甘心吃亏,突然发狠的抓住妈妈的奶子,用力一捻,
-「呀……」妈妈虽然强悍,可脆弱部位受到了袭击,一时间也是受不了的,整个 -
人一下子软了下来,趴在了地毯上,只有大屁股高高撅着,任凭我随意施为。 -
  「哦……」「啊……」两声娇呼几乎同时响起,原来,由于姨妈只顾攻击海 -
曼,放松了海琴的手臂,海琴趁机摆脱了出来,一下子抓住了姨妈的奶子,也是
-不客气的又搓又捻的,将姨妈杀得尖叫出来。可姨妈终究是个悍将,她虽然遭到
-突袭,却立即发动了反击,一只手枕在头下,另一只手就对海琴那已经不设防的
-胸部照样杀了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这下好了,全都连在了一起,除了我,都在功敌的时候也遭受着攻击了。 -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景色,我感觉自己也浑身冒火了似的,开动全力的将鸡巴 -
抽送速度加快到了极致!我要将她们都杀败,不然就显不出我的威严!海琴已经
-是完全被架空,根本没办法躲闪,在我全力的冲击下,她的叫声一下比一下高亢,
-渐渐地连成一条线,分不出是断是续,辨不明是苦是乐。豆子大的汗珠从她坚实 -
白皙的屁股上渗透了出来,随着身体的摇晃却一时不能坠落,诱人的闪烁着精光。
-「哦……刺穿了。呀……呀……啊……」海琴的叫声已经有些含混不清,阴道里
-分泌出的淫液一股多似一股,滑腻腻的浸润着我的鸡巴,让我的动作更加迅捷连
-贯。忽然,海琴的阴道猛力的一缩,如同收紧袋口一样,将我的鸡巴一下子勒住,
-当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要高潮了!」我的经验也已经十分丰富,清楚女人 -
的反应的意义,当即加快了冲击的速度,加大了撞击的力量。我每次冲击都将海 -
琴撞得像是要散架了似的,她的屁股被顶起,双腿也被外婆报复的搂住,根本没
-有闪避的空间。在我强力冲击了几十下后,她的阴道收缩的更加强烈,而且渐渐
-失去了规律性,频率越来越高了。「啊……呀……穿了……呀……真穿。啊… -
…」一声突然的尖叫,同时她的身体如同抽筋一样弹了几弹,便绷得紧紧的。而
-几乎是与此同时,倒骑在她身上的外婆也突然尖叫一声,声音直透房顶,在身体
-一瞬间绷直后又迅速的软了下来,软倒在海琴身上,竟然被海琴用舌头弄得泄了
-身,可见海琴的口技也是有了很大提高的。
-  看到她们两个先后软倒,我从母亲和姨妈身后抽出手来,将她们并拢在一起。 -
母亲和姨妈刚才并没有在我的手指的挑弄下泄身,但也已经是心潮澎湃,欲火暗 -
涌。而一直做垫腰的海曼也已经没了生气,相较于母亲她们,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
吧。 -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硕大浑圆的大屁股摆在我面前,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忍 -
不住的。我用手比了比,「妈妈,你的屁股似乎又大了一圈似的,姨妈的也大了
-不少,看来都是善生的相。」说着,我抱着妈妈的大屁股,将鸡巴对准了那已经
-充血得有些外翻的阴阜中间,用力的刺了进去。「哦……那就让妈妈给你生个孩
-子吧!」妈妈脑袋扬起,并用力的将屁股向后一挺,立即跟我厮杀了起来。我一 -
边跟妈妈大战,一边拉了拉姨妈的屁股,她识趣的转了个位置,跟妈妈呈一定角 -
度的将大屁股对着我。我对妈妈一阵猛冲,妈妈双臂渐渐失去了支撑力,一下子 -
软了下去,大屁股也撅得不是那么高了。反正旁边的姨妈也在等,我就放过了妈
-妈,让她休息一下,抽出鸡巴后,转而进攻姨妈,姨妈比起妈妈来更加主动,大
-屁股虎虎有声的冲我反击。「她真是太自不量力了!」我心里有气,要教训她一
-下,便发狠的,抓着她的大屁股朝怀里拉。同时腰部用力向前猛送,将粗硕的鸡
-巴尽力的顶进她阴道最深处,直接顶进子宫去!
-  轮换着,将母亲和姨妈在我身下奸淫,她们被我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不
-过,跟平时不同,她们今天似乎格外的卖力,即便是刚刚泄身,却也努力的对我 -
的狂轰滥炸作出激烈的回应。而且,姨妈平时在床上无论多么疯,在与母亲一起 -
时,总是不敢过分跟母亲争抢,可今天她却显然没有了那么多顾忌,总是尽可能
-的多让我在她身上耕耘。母亲虽然也在不客气的跟她抢机会,但竟然没有像平时
-那样,用正妻的身份来压制她,我很奇怪但也顾不上了。一模一样的两个成熟美
-艳的女人,一个是自己母亲一个是姨妈,完全任由自己来采撷,说不动心的男人
-一定有问题了。我自然不能让她们失望,只有竭尽全力的将鸡巴在她们的阴道里
-轰炸才能表达我对她们的爱意! -
  也许是换了环境的原因,今天我特别兴奋,而且,刚才只是在海琴身上发泄
-了一下,我的欲火燃烧的正旺,在我全力的攻击下,母亲和姨妈合力也只是勉强
-招架。每次冲击,我都将大鸡巴死硬的挤开她们的花芯,填充满子宫的空间后, -
才不甘的抽出。在抽出时候也是尽可能的最快速度抽出,每次都将她们阴道里的 -
空气顺带着带出来,吸得她们不住的抽搐,可我在她们两人之间更换目标速度很 -
快,基本上她们都是在一个抽搐没有完的时候,我又将鸡巴再次的肏入她们体内 -
了。 -
  就这样,我全力以赴的对她们狂轰滥炸半天后,她们渐渐的进入了最后高潮。 -
  「啊……亲,亲,亲爱的,呀……我不行了,给我吧。」妈妈先开始向我索 -
取了。「我,我也要,呀……」姨妈也支持不住,败下阵来。
-  而我自己在连续征战几个小时候,也感到欲火需要爆发一下,随手一压姨妈 -
的身体,姨妈知趣的趴低,妈妈看到后立刻一个翻身躺到了她背上。我双手齐出
-将她们扶稳当,深吸一口气,便开足马力的对她们的阴道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轰
-炸!
-  「哦……呀……啊……」她们的叫声已经听不清在叫些什么,只是简单的,
-有高有低的发着或长或短的声音。而随着我动作幅度的加大,力度的加强,她们 -
渐渐的连声音都叫不出,只能从喉间发出低低的吼声。我不能怜惜她们,因为我
-也到了爆发的边缘,尽管是可怜她们吧,不想过分进逼才没有继续忍着欲火,可
-终究要发泄出来还是需要费点力气的。在最后轰击了几十下后,姨妈已经软倒不 -
算,连躺在她身上的母亲都四肢松软的没有了力气时,我终于感到腰眼发酸,一 -
股热流从丹田直涌向龟头,「哦……」不由自主的吼了出来。
-  「啊……」妈妈一声惨叫,如岩浆一般的精液射进她的花芯,甚至是直接射 -
进她的子宫,她被烫得眼冒金星,身体又是一个哆嗦,一股阴精泄出再次泄身了。 -
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下意识的,努力缠住我的身体,生怕我不将精液全部射进
-她里面似的。可她支持了一会儿,就实在没有力气,松开了手脚,身子一歪从姨 -
妈身上滑了下去。我还没有射完,便插入了姨妈阴道,在里面抽送几下后,将剩
-下的精液全部射给了她。 -
  看着瘫倒在地的母亲和姨妈,再看看昏睡着的海琴,海曼,看来在床上,海 -
琴她们真比不过妈妈和姨妈。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我发现外婆竟然双
-眼含春的看着我,她刚才只是被海琴弄得泄身了一次,远没有到崩溃的地步。
-「亲爱的,你还可以吗?」她诱惑的冲我眨了眨眼睛说:「如果可以,能让我,
-你的外婆增加一点给你生个孩子的机会吗?」「我当然没问题!」我笑着搂过外
-婆说,「不过,你们不是放了避孕环了吗?可惜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是白费的。」 -
「哦?是吗?」外婆如小女孩一样,得意的说:「可避孕环是可以拿下来的呀。」
-看我还是不明所以,她索性告诉我说:「莉娜说,这次我们的身份都可以彻底解
-决,你的身份从中国转到俄国,又转到泰国,可以合法的跟我们结婚了。」「所 -
以,你们就去取掉了避孕环,准备要孩子?」我的心再次兴奋起来,「就是说, -
你们现在都有可能怀孕,怀上我的孩子?」外婆点点头说:「是的,入了泰国籍,
-不止是莉娜,我,娜佳还有海琴,海曼都可以成为你的女人,那么我们回到中国
-生活也不会有什么身份问题了。」我一下抱住外婆,亲了又亲,说:「伊莲娜,
-我现在就来给你下种吧!」外婆自然不会拒绝,她配合的趴在一个靠垫上,将大
-屁股撅得极高说:「来吧,听说女人最动心的时候最容易受孕,你尽情的把种子 -
洒进来吧!」
-  「好,我来了!」我大叫一声将鸡巴毫无技巧的肏入了她的阴道,用力的一
-捻,便挤开了花芯的纠缠,直杀入子宫,在曾经孕育母亲姨妈,我的两个女人的 -
子宫里,开始了辛勤的耕耘!外婆虽然年纪比母亲她们大十多岁,可由于一直坚
-持严格的身体训练,身材丝毫没有像一般是斯拉夫女人一样,到了中年就变形的
-厉害。反而是增大的肥臀,圆硕的乳房,让人更觉得性感了。记得在一些相面的
-书籍,包括网站上看到过,女人胸大奶子圆,腰身细,而屁股肥大浑圆,是善生 -
且旺夫之相。无疑,外婆她们都符合这几点,就是海琴海曼姐妹两个,身材相对 -
娇小,却也是曲线玲珑的。「看来要让海琴她们停止吃避孕药了!」我想着,毕 -
竟现在就是有孩子也没什么问题了,除了海曼还在上大学,可能会影响课程外,
-其她人都是可以随时生产的。身下的外婆忽然扭动了一下那大的有些吓人的屁股, -
我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嗨,亲爱的宝贝儿,你,你快动呀!」也是,我胡思
-乱想什么?先享受眼前的美餐再说吧!
-  当我发泄完心中的欲火,将外婆肏得晕过去后,看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三 -
四个小时,想着毕竟不是家里,还有事情要做,我在外婆屁股下面垫好垫子,并 -
给她们都盖上毛巾被后自己也去睡一会儿,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晚上还有欢迎晚 -
宴呢。
-  秉承了母亲务实的作风,接待方把晚宴规模控制得比较小,只是一些负责开 -
发的政府官员,还有当地一些社会人事出席。可即便如此还是很晚才结束,当然, -
喝酒不算什么,海琴海曼以不会喝酒而逃开了,而母亲她们三个则是来者不拒, -
把在场的许多男人都喝倒了自己却没事。看来,泰国人对酒精的适应性也不如俄 -
罗斯人!在告诉接待方,这两天我们要休息,并确认第二天一早来接我们的车没 -
问题后,我们回到住处,而按照妈妈的要求,大家都尽快睡了没有再做什么消耗
-体力的事情,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出发,怕起不来。
-  「小满,亲爱的睡了吗?」我没有跟她们上楼,只是在沙发上睡下,反正也
-不会有多久。可妈妈悄悄的走了下来,问我:「你真的能睡着?」看她满脸狡猾
-甚至可以说有些调皮的像小姑娘一样的表情,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想法!「没睡 -
着,」我也小声的回答,「很久没有什么都不做就睡觉了!」由于没有开大灯,
-只是借助昏暗的引路灯,妈妈才走到我身边,这时我也才看清楚她的打扮,居然
-又是让我差点喷鼻血! -
  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项圈,手上带着到小臂弯处的黑色应该是皮制的手套,
-脚下也是同样款式,一直到膝盖处的皮靴。但最特出的是妈妈的身上,黑色的情
-趣皮猎装,但胸前双乳没有任何遮挡,胯下蜜穴也是一样暴露,该遮盖的地方全
-没遮上!而妈妈却神秘的说:「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走到放行李的橱柜边, -
拿出一个小型的行李箱,打开后取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等她拿到我身前我才看 -
清楚,竟然是一副精致的,马鞍! -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带过来的!但我也没有在意这些,就兴致勃勃的按照说明 -
书上写的,给妈妈穿戴好,妈妈爬跪在我面前,真是一匹极品欧洲母马!我轻轻
-地骑上去,却发现跟马鞭放在一起的,还有一条不知什么毛做的马尾巴。看了看
-说明书,是要将马尾末端插到母亲屁眼里,并用套索固定,我顺手将马尾扔到了
-一边。看到我的行为,妈妈有些不明白,虽然由于嘴里有嚼子,不能说话,可我 -
从她眼神里看出她的想法就伏在她耳边说:「妈妈,你的屁眼第一次是我的,我 -
不许除了我的鸡巴外的任何东西插进去!」我绝不是在开玩笑,妈妈也明白了我 -
的意思,她心里一阵激动,虽然没有说什么,却将屁股撅得更高了。
-  「啪……」我轻轻的给了妈妈肥白的大屁股一马鞭,在寂静的夜里声音都显 -
得那么清脆,不知道妈妈是出于兴奋还是吃痛,如同骏马嘶鸣一样扬起了头,接 -
着便缓缓在屋子里爬了起来。都说美女犬怎么样,现在我却觉得美女马更好,如
-果能骑着这样的坐骑上街该多好?不时的鞭策妈妈的大屁股几下,看着晶莹的汗
-珠从她白皙的皮肤上不断渗出,借着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还有昏暗的灯光,发 -
出闪闪的光芒,我的心跳突然加速,一股兴奋之情难以抑制的澎湃起来!
-  「妈妈,我该奖励你了!」看着妈妈吃力的样子,我既不忍心继续骑着她, -
也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分身了。妈妈没有起身,继续跪在地上,我也跪倒了妈妈身
-后,将鸡巴从后面对准了妈妈的蜜穴,「妈妈,给我生个孩子吧!」说着我向前
-一挺腰,「滋……」已经膨胀到了极点的,跟妈妈小臂差不多粗细的鸡巴彻底插
-入了进去,「哦……」妈妈猛地向上一甩头,长发散乱的舞向空中,如同骏马嘶
-鸣一般。「我一定给你生个孩子,不,是生一堆孩子!」妈妈愿意给我生一堆孩 -
子?那我还等什么?唯有用实际行动来感谢妈妈了。全力以赴的和妈妈做爱,整 -
个客厅地面都是我们的舞台,淫靡的双人舞虽然没有伴奏音乐,但却有着柔情似 -
水同时也激情似火的生命韵律节拍。 -
  我与妈妈激烈缠绵的跳着生命之舞,都是在拼命向对方索取,同时也是尽可 -
能的给予对方自己的一切。
-  不记得我几次将自己生命的种子播撒在母亲的子宫里,但数量一定很多,多 -
得连母亲子宫里那肥沃的土壤都不能完全吸收,还是有一些种子从里面流淌出来, -
落在了地毯上。母亲彻底被我肏晕了!她最后一次高潮后,我将自己的精华奋力
-的吐入,她的双腿努力缠在我腰间,想要让我跟她的结合的更加紧密一些。可到
-了最后,她再也支持不住,双腿无力的垂下,四肢松松垮垮的摊开在地上,看上
-去连生气都没了。
-  我双腿用力后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连后面放着的坐墩都蹬开了。奋力的 -
将鸡巴肏入母亲阴道,挤开花芯直插入温暖的子宫,当龟头死硬的顶在母亲子宫 -
壁上后才吐出的精液。最后的精液射出了,我的精神甚至我的灵魂似乎都跟着射
-了出来,跑进了母亲子宫里。回家的感觉真好呀!巨大的精神刺激过后是无限的 -
疲累,连挪动都懒得挪动,我趴在母亲身上沉沉睡了过去。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也就是刚亮,不过,已经有很多躲避酷热的人开
-始工作了。来接我们的司机也不例外,只是他在大厅等了很久我们才出去,因为
-早晨起来我跟妈妈睡觉的姿势被外婆她们看到,她们都不依不饶的说我偏心。海
-琴还不时的甩出两句妈妈耍心眼的闲话,妈妈理亏,而且海琴她们毕竟跟外婆她 -
们身份不同,所以,只是含羞笑着没有反驳。不过,她眉目间不时的挑逗海琴一 -
下,或是说说我勇猛能战,她自己被我杀得欲仙欲死之类的话,海琴更是心里不 -
平衡。可又没办法,谁让是我亲生母亲的,血缘上来说比她近许多。
-  我们收拾行李,但妈妈却说只要拿浴巾,防晒霜之类的,不用拿泳衣。「难
-道不下海游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到了海边肯定会下水,而且以母亲她们那 -
争强好胜的性格,肯定还会找一切机会来秀一下自己那傲人的身材。可看看外婆 -
她们,虽然都听了母亲的话没有拿泳装,可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倒是海琴和海
-曼,虽然神色有些不自然却显得很有底,特别是海曼,脸上还浮现一层薄薄的红 -
霞。来之前真该到网上搜搜,看看这个金沙岛海滩有什么玄妙的!想到海滩,我 -
忽然心里一动,难道是裸体海滩,也就是所谓的天体海滩?依稀中记得泰国有几
-处天体海滩的,想想我们跟当地接待人员提去金沙岛时,那些人看看母亲她们,
-又看看我时那暧昧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却记得很清楚。对,去那里确 -
实不用穿泳装了!
-  总算上了车,导游也跟着一起来的,一个标准的中国姑娘,皮肤比较黑,估
-计是晒的。普通话说的不错,一问才知道,她本来就是国内的,老爷爷解放时候
-跑到海外,最后在泰国落户,她前几年看准了小语种的行情学习了泰语。现在入 -
了泰国籍,在这边做自由导游,主要跟国内旅行社合作,接待国内客人。像我们 -
这种情况,接待方第一个想到的导游就是已经小有名气她了。她很聪明,虽然跟 -
我们交谈很融洽,可关于我们的关系一类敏感话题一句都没有问。 -
  在码头上有专门的游艇在等我们,上了船,她利用这段时间跟我们做了个简
-单的介绍。 -
  金沙岛以前并不是天体海滩,当时,附近的海岛上有欧美游客喜欢裸体享受
-大自然的感觉,在海滩上裸体游玩。可附近居民,还有一些不习惯天体游的游客 -
却经常骚扰他们,不仅到旁边直盯盯的看,甚至还到他们身边拍照留念,使得当 -
地旅游业大受影响。为此,当地旅游部门便在金沙岛上建立了天体海滩区域,凡
-是来海滩的游客都不允许穿衣服,即便是少得不能再少的比基尼泳衣泳衣也不可 -
以。当然,为了照顾所有游客,在金沙岛的北部还有一片普通海滩,是为不习惯 -
天体游的人士准备的。我们当然是去最有特色的旅游区,导游居然没有任何难色
-的就去跟驾驶员说了,用她的话讲:来这里的游客,特别是男游客,没有不想去 -
天体海滩的! -
  听她这么一说,我真的心动了。
-  金沙岛上有路标指引去往不同的海滩,虽然海琴她们有点不好意思,但却没 -
有反对我去南部天体海滩的决定。而进入海滩前,导游提示我们去前面有一块空 -
地,哪里可以存衣服,而且,也有租遮阳伞和游泳圈等泳具的服务。由于不想那
-么麻烦,所以,我们什么泳具都没有准备,我和母亲还有姨妈游泳都不错了,外
-婆稍差,至于海琴和海曼,则基本上就是不会。租了一个气垫床,两个游泳圈,
-存放好衣服后发现导游也跑了过来。 -
  没想到她这么开放,居然一点都不扭捏,看来也该是经常来这种地方了。仔
-细一看,她的身材算得上高挑,上身一个吊带形的浅色印迹表明她经常接触阳光。 -
看她的胸部还算可以,还算是有些料,可屁股就寒酸的很了,不仅比母亲她们差, -
而且连海琴她们都不如,总体来说,单薄!可来到海滩上,放眼四周,一派壮丽 -
的景色映入我眼帘,真是天体海滩呀!各色各样的人都有,白人,黑人,黄种人, -
但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丝不挂! -
  虽然都是一丝不挂,可我们一行人的出现还是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母亲她
-们丰满美艳固然引来无数男人的目光,海琴海曼的那种小家碧玉气质也是颇具特 -
色。至于我自己,身材还算是健壮出众,而偷眼看周围男人的性征,我发现普遍
-来说,白人或黑人的鸡巴确实比黄种人要大。可周围有几个被无限美景勾起欲望
-露出丑态的白人却显出了他们的不足,就是那些白人,包括几个黑人的鸡巴虽然 -
很大,但多是软软的,根本没有力度感,相较而言,倒是亚洲人虽然小却坚挺的
-多的鸡巴更加雄壮有力!可能是习惯了男人垂涎的目光,甚至是本身就爱炫耀自 -
己的美艳,无论是母亲姨妈还是外婆,在男人的注视下洒脱大方,甚至故意的加
-大了一些身体随走动扭摆的力度,大屁股泛起阵阵臀浪,有的男人都看呆了,甚 -
至有个亚洲人被身边的女人狠狠的拧了一下大腿才缓过神来。 -
  海琴和海曼则要腼腆的多,甚至连头都不怎么敢抬起,可正是她们这种羞羞
-答答的样子,更加让看见了的男人有了怜爱的冲动。 -
  总算是找到一块比较平坦没有什么乱石,而且人也少一些的海滩。扎好遮阳
-伞,放好海滩椅,将几块大浴巾扑到了遮阳伞下的阴影中。导游说,海面上远处
-那些抛锚的机动船是标志,那里是防鲨网的范围,让我们注意不要超过去。而在
-我跟导游谈话的时候,妈妈她们不知道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看我跟导游说完话了,
-就跑过来对我说:「我们去那片石头上看看吧!」说着她指了指海上,我顺着她 -
手看去,原来是一片延伸到海里的海岸,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人。「我们游过去吧!」
-说完不等我同意,在妈妈的带领下,外婆姨妈,甚至连海琴海曼也一起,带着游
-泳圈和气垫床,一起跑向大海,导游知趣的告诉我,她在这里等我们,就不跟着 -
去了。她知道去那边肯定会碍眼,所以乐得清闲,就凭她这么有眼力,回去一定
-给她「小费」!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人却已经跑到了水里。海水温度不错,很 -
舒服,向身上撩了一些海水后,我一个前扑游了起来,向在前面游着的母亲她们
-追去。
-  快到那片礁石区了我也追到了她们身后,可看清了前面的景色,我差点喝了
-海水!母亲和姨妈水性最好,带着海琴和海曼游,外婆虽然比她们稍差但由于是 -
轻身所以也可以跟上。她们几乎是一起游到了礁石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上了, -
或者说爬上了礁石。五个肥瘦各异,或圆润或紧翘,或硕大或坚挺的屁股在我前
-面如同一道屏风一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说看到美女出浴有男人会流鼻血了!好
-容易追到她们,妈妈却对我说,「亲爱的,你看那里!」说着朝礁石另一边指了
-指,更加震撼的场景出现了,随便拿眼睛一扫,就至少有七八对男女在幕天席地
-的做爱着!而且,有的还不只是两个人。
-  看他们玩的兴高采烈,厮杀得有声有色,旁边不时路过的游客也见怪不怪,
-最多是看两眼,丝毫没有惊讶的表情。看来在这里幕天席地的做人类繁衍的基本
-运动,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在看看母亲她们的神色,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
  「为什么不从海滩上走过来?还可以拿着遮阳伞!」一边走下岩石,我一边
-说着自己的想法。妈妈却说:「亲爱的,你不觉得从海滩上走过来会绕很远吗? -
而且,」她指了指旁边的椰子树说:「这不是更自然的遮阳伞?」好像其他来打 -
野战的人也没有用遮阳伞的,不管了,反正到了这里那就随便了。
-  来到椰树下,母亲让我躺在沙滩上,我的鸡巴已经怒指天际,她分开双腿缓
-缓的坐了下去,将我的鸡巴整个吞入到她的蜜穴里。姨妈机灵,她赶忙撅着屁股 -
朝向我,一边伸手不时的抠挖几下妈妈的菊花穴,一边冲我扭动大屁股,我明白 -
她的意思,拍了她大屁股一下,便伸手在她的屁股和阴阜上把玩了起来。看到这
-样的情形,海琴动作也麻利,外婆刚要动作,她就抢先一步有样学样的学着姨妈
-趴了下来,我剩下的一只手自然到她身上来玩了。不一会儿,三个女人都发出了 -
难以自已的叫声,虽然高低音色各不相同,但有一点一样之处,就是都那么肆无 -
忌惮的。被我们感染,附近有几对男女本来已经停止了动作休息,但看我们看得 -
兴起,就再次大战了起来。当然,也有的看我们这边大张旗鼓的做爱,在一旁指 -
指点点的,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我想应该是羡慕的多。 -
  几个女人轮番跟我挑战,我自然不能低头,几个回合的盘肠大战下来,她们 -
已经被我杀得东倒西歪的躺得满地都是了。看着她们一个个的媚态,说不自豪那
-是骗人的,但我还不能停下,我心中那一团欲火还没有熄灭的意思。架起了母亲
-的双腿抗在肩头,双手抄到她大屁股下面,将她大屁股固定住,同时将鸡巴对准
-了她的蜜穴,用力向怀里一拉。同时,我全身用力,将大鸡巴死力的向下一冲,
-「啊……」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母亲被我肏得惨叫了一声,紧接着我对她就是一阵 -
疾风暴雨的进攻,她娇呼连连,当然只是呻吟,因为根本她连发出完整声音的机 -
会都没有了。 -
  母亲虽然还有些迷糊,但她潜意识里也明白我的意思,那就是要孩子尽量让
-她先怀上!所以,在激动之余,她也努力的鼓起余勇,将大屁股尽可能的向上送,
-以迎接我的肏动。这时候,本来做爱的几波人竟然都看向了我们,而且有的甚至
-到了我们旁边,做近距离欣赏。虽然我没有让人看着做爱的嗜好,但现在已经是 -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根本顾不了这些了。在反复冲杀多次后,我终于感觉到腰眼 -
一酸,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沿着脊柱直达我的头顶百汇,「哈……我来了!」我
-一声低吼,将大鸡巴用最大的力气在母亲阴道里捣动了几下,便喷发出了自己生 -
命的精华!「啊……好多,都给我吧……」妈妈尖叫了一声,被我火热的精液烫 -
晕了过去。我捣动了几下,知道不能将这动作永远持续,只好死命的将大鸡巴往
-母亲阴道里一挺,直接插入到她温暖的子宫最深处,死死顶住子宫壁才停止。
-  母亲被我的热精射得身体痉挛抽搐半天,可我只有努力的搂住她的四肢,不
-让她乱颤,因为我的鸡巴被她子宫牢牢吸住,根本不能拔出来。我趴在妈妈身上,
-头枕着她那傲人的大乳房,听着她胸中那有力的心跳,自己说不出的自豪。谁能 -
像我这样,把自己美艳风骚性感的妈妈肏得抽搐痉挛?还甘心为自己生孩子?虽
-然,很快空虚的感觉袭来,我那莫名的负罪感和快感交汇渐渐中和了,可身体的 -
满足却是实实在在的。
-  这时候,旁边竟然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我一惊,抬起头才发现,身边聚 -
集的人居然有十几个了。有男有女的,男的都在给我鼓掌,有几个还朝我竖起大
-拇指,甚至包括了几个女人,而从她们眼神里我似乎看到了一种异样的东西。西 -
方女人开放,看她们的神色不是想对我怎么样吧?没敢跟她们对视,我笑着朝鼓 -
掌的人们点了点头,便借着把母亲她们挪到树荫下的机会躲开了他们的围观。但
-有几个人还是没有走,忽然一个身材比较单薄,但也还算结实的白人小子用俄语
-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自然而然的回了他一句,这才后悔,自己惹麻烦。但人家显
-得他乡遇同乡那么高兴,我也不好扫兴,跟他聊了几句,好在他很好打发,说了 -
些我很厉害,应该是俄罗斯血统之类的话就带着女朋友走了,我也懒得跟他说自
-己的亲妈是俄罗斯人,省得给自己找麻烦。 -
  就在我以为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一个身材矮小,头上有些谢顶,带着 -
眼镜,虽然满脸微笑,眼睛里却透着淫亵的,亚洲人长相的家伙走了过来。先是 -
跟我半鞠躬似的示意,接着跟我说起了英语。本来想跟他说两句,但听他自我介 -
绍说是日本人,我不由得有些厌烦,就随口告诉他我是中国人,英语不好,想打
-发了事。可没想到他居然张嘴说道:「先生,你是中国人?太好了,我在中国工
-作,今天是来这里度假的!真没想到能遇到中国朋友,真是太有缘了!哈哈哈哈
-……」「有你父亲母亲的缘!」我真想骂他,可毕竟他没说什么得罪的话,我只 -
好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他说。他倒是滔滔不绝的海说起来,自我介绍说是一家合资 -
公司的日方工作人员,这次是在公司连续工作五年没有休长假后,公司奖励给他 -
的一个月带薪假期,并额外奖励他一笔旅游费,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就来这里旅游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