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孝顺的儿媳
孝顺的儿媳

孝顺的儿媳

“蹬蹬”,轻快的下楼声荡起阵阵乳浪,就在欧阳玉凤的纤足落在散发着兰木清香的地板时,欧阳玉凤顿时脸蛋大羞,因为她想起了此刻正穿着件不亚于透明内衣的薄裙,想到此处欧阳玉凤两颊一阵娇红,倘若让公公看见了,当如何是好?想到当初第一次进柴家大门的时候,老公公那副看见自己好似羔羊的欲望时,欧阳玉凤背脊顿觉一阵阴冷。-
  “还好,没有人!”欧阳玉凤轻轻拍打着胸口,转动步子正要上楼去时,却见背后一个肥硕的身体从后面紧紧抓押住欧阳玉凤的双手,紧贴着她柔美的玉背,撩起她的短裙,粗大的厚手半褪下她白色蕾丝的内裤,淫猥抚弄着浑圆白嫩的美臀,内裤里勃起的下体紧挨着欧阳玉凤羞耻的股间摩擦起来。-
  “啊……你……你……是谁啊……住手啊……不要啊……啊……不要这样……呜……”欧阳玉凤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呆了,啜泣呻吟,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  “小骚屄,是我啊!”一道低沉的老年男性声音熏心色欲的说道。仿佛每一个字都是重重的利刃要把怀中的美人给狠狠地割躏开来。
-  “你是谁啊……呜呜呜……”背后的老人死死的顶住怀中的美人,双手大力地揉捏着欧阳玉凤胸前一对水蜜桃般的大奶子,仅着薄裙的巨乳在男人的进犯下,殷红的乳粒在小巧的胸罩内呼之欲出。这时老人嘴也开始吻在欧阳玉凤的玉唇上,舌尖不断探索着,散发着烟味的恶心口水淌了欧阳玉凤一脸,白净的玉颊微微的哆嗦着。-
  “呜呜呜……好难受……”欧阳玉凤闭着俏眼继续啜泣着,却见老人吐出舌尖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恶心的烟臭味吸吮着欧阳玉凤柔软的香舌,还不停搅动她的舌尖,欧阳玉凤顿觉恶心,舌尖抗拒地推挤老人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老人更兴奋。
-  “哦……快放开我……呜呜呜……臭流氓……”欧阳玉凤使劲拍打着企图继续侵犯自己的男人,就在她萌眼睁将的时候却把她吓懵了,一张透露着恶心淫欲的肥脸照进她的眼眸,此刻一直淫辱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公公——阿旺伯。
-  “啊……爸爸……快放开我啊……啊啊……我是您的儿媳妇啊……呜呜……”欧阳玉凤使出全身的气力抗拒着公公,简单挽着发髻的螓首痛苦的摆脱着公公的臭口,然而这让阿旺伯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而阿旺伯的手也猛力的扯拉着儿媳的薄裙。布满老茧的大手扯拉着欧阳玉凤刺着小企鹅的蕾丝胸罩,握住儿媳雪白丰嫩的乳房尽情搓揉,揉弄着那鲜嫩可口,应受淫辱而颤抖的粉腻乳头。
-  “啊…啊……住手啊…爸爸……求求你……不要这样……啊…啊……呜……求求你……爸爸……不要在搞了……啊啊啊……”-
  “你这个小臭屄可想死老子了,今天晚上老子非得搞死你,非得搞破你的小臭屄。”阿旺伯把手伸进欧阳玉凤半褪的内裤里激烈搓弄那红嫩的花蕊,弄得欧阳玉凤花蕊湿淋淋,不停媚声呻吟。-
  “爸爸……不要……不要……这样……会会……会对不起……阿伟……爸爸……”欧阳玉凤可怜哀叫着,柔媚凄楚的声音令人销魂。
-  “谁叫你长得这么骚媚这么欠干,真是天生的臭婊子啊。”阿旺伯一面强迫欧阳玉凤跟他继续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气淫笑。
-  “不要搞了……不要……呜呜呜……好难受啊……啊啊啊……”欧阳玉凤痛苦的呻吟着,被公公口水沾湿了脸蛋宛如芭比娃娃一样娇艳。-
  “嘿嘿……”阿旺伯淫笑一声突然一下子勾住了欧阳玉凤的娇躯轻松的把美艳的儿媳妇抱到了手上。-
  “你你你……要要……干嘛……快放开我……呜呜呜呜……”欧阳玉凤奋力的扭打着阿旺伯,怎奈女体有限仅仅在他那肥硕的面上留下了几道鲜红的抓痕,可是美人妻这幅娇羞的模样更加刺激了阿旺伯待要爆发的欲望。-
  “嘿嘿,你说干嘛?当然是用爸爸那粗大的肉棒搞你红嫩的小骚屄啊,很舒服的,爸爸今天就要狠狠的开发开发凤儿那臭臭的小骚屄。”阿旺伯一边抱着儿媳一边说着龌龊的淫话。-
  “不……别这样……爸爸……我是您的儿媳妇……是……是……阿伟的妻子啊……这样是乱伦……呜呜呜……” 欧阳玉凤听到公公这样说不由吓的花容失色。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突然从阿旺伯怀里挣脱了出去就想往外跑,没两步就被阿旺伯拦腰抱住按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内,然后似梦般被公公重重地摔落在了一张宽大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此刻欧阳玉凤眼角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嘿嘿!小臭屄没有人打扰我们了,儿子被老子搞走了,家里的佣人老子早早的也打发回家了,现在房子里只剩下我们了。虽然如此但是为了避嫌老子还是觉得在这里搞你比较好,你这个小骚屄真是想死爸爸了。”阿旺伯伸出双手紧紧地按在了欧阳玉凤丰满挺拔的双乳上,眼中欲火似乎能吞灭一切。-
  “呜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欧阳玉凤无助的抽泣着但是就在这时但见一根尺寸和热度都见所未见的硬棒猖狂的顶在她双腿间,隔着薄薄的衣料烫呼呼的摩擦着她的小穴,把小屄挤出了好些淫水。-
  “阿伟……”欧阳玉凤突然想起了那个帅朗的面容,想起了那个待她最好的人,想起此刻就要被无耻的玷污的时候,一下子又做了起来,可是仅仅一霎那就觉得全身酸软倒在了床上。紧接着传来公公可耻的笑声:“小傻瓜,别白费力气了,还是乖乖服侍公公吧!我特地弄来了美国的迷药,你怎么跑的掉?嗯,还是替公公我吹喇叭吧?”
-  “迷药?”欧阳玉凤眼角又是一怔,混浊的泪水再次倘落在床铺上。
-  原来阿旺伯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托老友在美国搞了一副梦幻迷药,此迷药无色无味,最大的好处就是使对方瞬间沦为胯下淫臣。迷药分两种,一种像檀香一样点燃,然后使对方筋肉酸软全然使不上劲来,一种是外服在阴茎上的,等到射精不管射到女体哪儿都会是对方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女。阿旺伯此刻用的外用药,媚药他要好好淫弄下这个小骚货在用,也许根本用不着,只要让他壮硕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那醉人的桃源洞中,那个臭丫头以后就每晚都是他的了。想到此处阿旺伯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淫笑过后阿旺伯着脱下了仅着的内裤,当他拉开裤子的时候,只见一根长足20多公分的恐怖巨根弹了出来,巨根上布满了根状般凸起的青筋,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耀武扬威的怒视着欧阳玉凤。-
  “不要……不要……呜呜呜呜……”头次看见如此巨大阳具的欧阳玉凤,惧怕的全身不停发抖,那是任何经验丰富的女人也会害怕的凶器。-
  “快点给老子舔。”阿旺伯强迫着儿媳妇在他身前蹲下,紧紧按着欧阳玉凤的头叫她舔自己的臭鸡巴。-
  “给我乖乖地吃,让爸爸的大鸡巴亲亲你的小嘴,快点啊,小臭屄。阿旺伯呵哄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儿媳妇,神色却是异常的奸恶。
-  ”呜呜呜……好臭……鼻子……鼻子……都快臭歪了……“欧阳玉凤痛苦的摆着螓首,那股老年男性雄烈的性臭味让欧阳玉凤熏得胃里一阵作呕。
-  ”嫌臭啊,那我来。“说着阿旺伯狞笑一声,抓起因性欲而肿胀的龟头猛烈地顶戳在欧阳玉凤红艳的檀口上,阵阵臭气把欧阳玉凤的眼泪都给熏了出来。
-  ”不要啊……呜呜……不要……好臭……好臭……呜呜…饶了我……呜呜呜……“面对公公的野蛮侵犯欧阳玉凤不停啜泣求饶。但是欧阳玉凤却始终不张开小口。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阿旺伯一下子揪住了儿媳妇的鼻尖,这时欧阳玉凤顿觉呼吸难耐,就在欧阳玉凤伸开樱唇的时候,却见阿旺伯挺着大肉棒狠狠的撞进了欧阳玉凤紧致的小口中。饱胀的感觉让欧阳玉凤想吐出口中的肉棍,却见阿旺伯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脑袋,挺动大鸡巴把儿媳妇的玉口当做了肉洞操搞了起来。-
  ”哦……呜呜……呜……哦…哦哦……噗噗……“阿旺伯满意的抽插着儿媳妇的小口并且叫欧阳玉凤用舌尖在自己腥臭的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着,欧阳玉凤开始不肯,阿旺伯突然抽出了在口中的大鸡巴左手捏着肥硕的红褐龟头对着欧阳玉凤的俏丽面颊一阵抽打,湿漉漉的痛感让欧阳玉凤眼圈里噙满屈辱的泪水。-
  ”舔不舔,快点说,臭骚屄。“阿旺伯大声的怒喝着,而手中的肉棒却抽地更重了,只打地欧阳玉凤玉面生疼,泛起阵阵红印。-
  ”我舔我舔……“欧阳玉凤哭泣着,摄于公公的淫威只好将巨屌含入嘴里吸吮。阿旺伯还嫌不满意还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强迫儿媳妇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轻搓鸟蛋。
-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的漂亮儿媳正为我口交……“阿旺伯按着欧阳玉凤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特大号肉棒在女人红艳欲滴的小嘴里抽插,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雪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柔软的舌尖忍受着恶臭,抗拒地推挤着红褐色的大龟头。-
  口交十来分钟后,阿旺伯把巨根抽离儿媳的嘴唇,然后忍着即将喷发的快感,命令欧阳玉凤脱光身上的衣服。肉棒离唇,欧阳玉凤蓦然间恢复了些神智,声色痛楚的想要逃脱公公的魔掌。-
  ”够了……爸爸……够了……我不想……不想……对不起……阿伟…爸爸……放了我吧……哦呜呜呜……“欧阳玉凤神情迷离的痛声嚎哭着,丝丝泪雨冷落在美艳的玉首上。-
  ”臭骚屄,老子的老弟弟都想死你了,放了你?有那么便宜的事吗?快点脱光衣服,老子的老弟弟等不及了,快点啊,臭骚屄!“阿旺伯的怒火越来越重,因淫欲而涨红的丑脸此刻好似魔鬼一般狰狞。-
  ”可是……可是……我是你的儿媳妇啊……你这样做……不怕对不起阿伟吗……“欧阳玉凤痛苦的哀求似乎想要挽回公公的绝情。
-  ”呵呵,阿伟!他的一切都是老子给的,老子有什么对不起他,老子就是要玩他的老婆,老子不但要玩,老子还要玩破他老婆身上所有的洞,玩破那红嫩的小臭屄,谁让他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啊!“”公公……“欧阳玉凤还想说什么却已经被阿旺伯整个推倒了在席梦思床上,眼见儿媳妇不肯自己脱衣服,阿旺伯只有自己动手。脱了蓝色短裙,里面是浑圆的翘臀,修长笔直的美腿,那间隙露出白皙肌肤,全身上下只剩下浅蓝色蕾丝乳罩和早已湿透的黑色蕾丝丁字内裤让欧阳玉凤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含着恨意的娇颜在灯光下仿佛盛开的雪莲淸姸柔美。-
  ”乖乖的,爸爸帮你脱衣服。“阿旺伯不再客气,直接按住儿媳妇饱满的雪乳,娇艳人妻全身的柔滑让阿旺伯顿觉全身数万个毛孔都舒坦开来,欧阳玉凤羞耻中也感觉到那两只没法一手掌握的豪乳在公公手里变成各种形状,乳头也越来坚挺,就在胸罩终于离开了身体时候,欧阳玉凤一个抖怵身体竟然向上一弓,宝蓝色带着美女体温和乳香的胸罩弹落在了阿旺伯的大阳具上,顿时被这么一刺激,原本阿旺伯本要喷射的雄精竟然一下子射了出来。
-  ”啊哦哦呜呜……呜呜呜……“伴随着美女人妻带着哭音的淫叫,满股浓烈性臭的雄精暴射在欧阳玉凤漂亮清纯的脸上,黏黏的雄精顺着欧阳玉凤的眼眸﹑头发滑落在白净丰满的胸脯上。此刻欧阳玉凤齿间﹑舌头﹑喉头都是公公臭不可闻的精液。-
  ”呵呵,射出来了,乖!喝下去。“欧阳玉凤幽恨的看了一眼阿旺伯,被迫喝下腥臭恶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浊精液仍从她艳红的唇角流下,清丽无邪如天使般稚嫩的脸上喷满精液配上凄楚受辱的神情,让阿旺伯觉得更加要好好淫虐下这骚浪的小臭屄。-
  喷了儿媳妇满嘴满脸白浊精液的阿旺伯此刻被欧阳玉凤娇柔待虐的神情挑逗的全身血液澎湃,刚才不小心射过的大肉棍又昂首翘立起来。阿旺伯大手撩起美艳儿媳妇的短裙,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内侧不住地游移着,然后抓着欧阳玉凤丰硕的美屁股,一下子拉下了她的短裙,接着再褪下她的黑色蕾丝内裤,挂在她的左膝。-
  欧阳玉凤此刻宛如木人一样任公公淫辱,屈辱的耻辱感让她紧紧的咬住了双唇。-
  ”嗯,漂亮女人的小屄果然是又骚又臭啊!“阿旺伯一双大手掰开欧阳玉凤的大腿根部,茸茸柔软乌亮的阴毛,肥厚淡红色的阴唇,以及阴唇屄口上面泛着闪闪银光的大量淫水。阿旺伯望着这幅美景,再也受不了,一股脑将自己肥大的头颅埋在儿媳妇羞耻的阴户间。然后搅动舌头对着欧阳玉凤肥嫩的骚屄舔弄起来。女人酸甜的带有微微尿骚味的淫液让阿旺伯仿佛珍馐一般。-
  欧阳玉凤一双纤纤玉手紧紧的抓住床沿不断扭转,水汪汪的媚眼紧紧的闭蹙着,挺拔的丰满大乳上下起伏的抖耸着,当阿旺伯舌尖再次揉抵娇嫩的阴蒂,轻柔的上下滑摩儿媳妇的阴唇,欧阳玉凤再也忍不住娇吟浪啼起来:”呜呜……别……折磨人家啦……呜呜……好好……痒……人家的下面……好难过啊……啊啊啊哦哦哦……快放开人家……呜呜……呜呜呜……好难受……“随着欧阳玉凤销魂蚀骨的媚叫,阿旺伯老脸埋的更深,舌尖宛如蛇标左突右撞,粗糙湿长的舌头整根深深的肏入她粉红色的裂缝中,狠狠的吸吮着那羞耻的小豆粒。
-  ”呜呜呜呜……哦哦哦……哦哦哦……“欧阳玉凤不堪承受的抬起她的雪白粉嫩的耻股随着公公舌头的动作而上下起伏不停,阿旺伯也随着她上下的韵律用舌头抽肏她诱人的屄洞,并尽可能的能深肏,企图直抵花芯,同时贪婪的吸吮她柔腻的阴唇以及汨汨流出乳白色的淫水。-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嗯……呜呜呜……“就在阿旺伯品尝得津津有味之际,突然间,欧阳玉凤整个娇躯既然又起了一阵颤抖,一阵哆嗦,一股甜腻腻,充满美艳成熟女人肉香、略带酸味浓稠的淫水从欧阳玉凤的屄洞里喷出,溅得阿旺伯的脸上全是女人的淫水。-
  ”哦……哦哦……“欧阳玉凤此刻双眼羞迷,红艳的私处喷出的淫水越来越多,突来的快感伴随全身的僵硬让妩媚的人妻俏面通红,耻辱的泪水也一齐涌出,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
-  ”他妈的竟然潮吹了!“美艳儿媳完美的羞色神态让阅尽多少人妻名媛的阿旺伯也大感惊奇,不禁感叹眼前这个女人真是为性爱而生的。-
  ”真是骚透了!“阿旺伯望着此时仰面在大床上媚眸半闭,娇喘连连被折磨的哀怨淫嫣的女体,心中的欲火突地又生了起来,那隐忍了许久的炙烟疯狂的涌烈着,想一染人妻芳泽的恨感使他胯下的肉棒怒地怔红,肥褐的大龟头虎视眈眈的望着娇媚的女体。半开的马眼,稠白的雄精滴落在绣着百合花的床面上。男性的欲望让略显昏暗的内室冲抑着雄性下体浓烈的性臭味。
-  ”小臭屄,老子该怎么玩你呢?“阿旺伯满脸的淫恶,半睁的小眼摄着吓人的欲望。-
  ”不……不……不…要……爸爸……不要……我……我……我……我们…不能……做作那种事……会会……会……对不起阿伟啊……爸爸……“此刻被阿旺伯蹂躏的不成样子的欧阳玉凤听到公公淫虐的秽语后,疯狂的摆着螓首透着痛苦哭音的话语变得语无伦次,那因害怕被虐的艳态让阿旺伯喉头不觉狠狠的咽了一下。
-  ”放心,小臭屄,老子在没有玩臭你全身上下之前是不会干你的小骚屄的。“说着阿旺伯腾出右手使劲搓着儿媳那雪白丰嫩的美臀,左手则尽情搓捏欧阳玉凤白嫩的乳房,因恐怖色欲而发颤的身体不住的抖动着,丰满巨乳上的小樱桃也在风雨的洗礼中越渐迷离。
-  ”爸爸……不要啊……不要……好疼……“随着欧阳玉凤不住的娇啼,阿旺伯将胯下肥硕闪着油光的臭肉棒一下子顶在了儿媳妇娇嫩的巨乳上,然后用肥厚的大手紧紧的握住龟头像打桩机狠狠的戳搞着美艳人妻的乳房。欧阳玉凤被公公这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弄地她不出话,此刻她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只一个劲地摇头,无助凄惨的哀吟反倒激起了阿旺伯更可耻的淫欲。-
  ”嘿嘿,小臭屄,阿伟那小子不会这么搞你吧?“”爸爸……我求……你……求你……不要……在在……在说了……好……好难……难……受啊……哦哦……哦……疼……好疼啊……你的……太……大……大了……太硬了……我我……我……被你……快搞……搞搞……死了……啊……呜呜呜呜……“阿旺伯听着这动人的淫啼,然后肥脸一歪埋入了儿媳妇挺拔的巨乳间轻舔探出舌尖吸允着儿媳妇甜恬的乳香,然后继续挺起胯下的巨根夹在儿媳妇的乳沟中握住红褐的巨棒搓弄起来。
-  ”小骚货这样舒服吗?“阿旺伯望着在自己巨棒下不堪受辱的儿媳无耻的调笑道。-
  ”我我……我恨……恨……你……好好……好……难受……爸爸……放了我吧……好疼……好疼……“欧阳玉凤扭摆着似波鼓的美首,简单挽起的发髻也在公公丑烈的进攻下变得散发纷飞。
-  阿旺伯用两只肥硕的大手紧紧的抓住儿媳妇的丰乳,因为太用力,五个手指在儿媳白皙的胸脯上无情的留下了五个红色的手印。
-  ”快点……用你的……大奶子……紧紧的裹住我的老弟弟……快点……“阿旺伯微闭着双眼紧紧的按在儿媳妇的丰乳上,声色急缓的说道。
-  ”怎么弄啊……“欧阳玉凤满脸委屈,痴怨的双眸透着不解与迷茫。
-  ”就是……就是……用你的大奶子紧紧的夹住爸爸的大鸡巴……然后你在用手捧住奶子来回的抽动……哦……爸爸像干屄一样干你的乳房……懂了吗……“”什么……“欧阳玉凤听到这里顿时傻了,虽然以前陪着老公在情色AV看过这种交合方式,但是真的叫她怎么做,欧阳玉凤顿觉面含羞色,以前柴志伟也要她做过,只是欧阳玉凤讨厌这种下贱的体位因此从没答应过柴志伟。柴志伟对欧阳玉凤疼爱有加并不为难。此刻却要为公公做这种淫贱的方式,欧阳玉凤愤然的含唇不语,不肯在就范公公的淫威。
-  ”不要!“欧阳玉凤抗拒着。阿旺伯懒得跟她啰嗦,一下子把肉棒牢牢地按在了儿媳妇白皙的丰乳间,借着儿媳妇身上的香汗,两只大手紧紧地抓住欧阳玉凤两边的乳肉,小腹用劲挺着,肥大的肚子一下下的顶戳搞弄在美艳儿媳妇的巨乳上,两只手像夹子玩腻着欧阳玉凤那对傲人的丰胸。-
  ”呜呜呜呜啊……呜呜呜……“欧阳玉凤全身软绵绵的被公公黑硕的胯在身下,性臭的褐色龟头由于公公的抽搞兴奋的跳动着,肥大的肉肠不时亲吻着欧阳玉凤羞嫣的脸蛋,重重地顶戳在欧阳玉凤的下巴上,马眼处溢出的前列腺液挤糊进了欧阳玉凤的檀口之中,被淫虐的萌眼迷恨着无尽的哀楚。
-  ”爸爸……你的肉棒……好臭……好臭…我……我……要吐了……好臭……你饶了我吧……爸爸……啊呜呜呜……“欧阳玉凤被淫恶的老公公好似性奴一样蹂躏着,胸前的两颗丰乳在这悲惨的奸欲中好似柔软的皮球不住的抖动,阿旺伯此刻满脑子都是无耻的淫欲,在连续抽动了几百下,阿旺伯觉得龟头一热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即将袭遍全身。阿旺伯意识到要射精了,可是阿旺伯不想像上次那般不小心,于是呼了一口凉气,隐忍着不射的快感,一下子把肉棒从欧阳玉凤的乳球中拉了出来。还没等床上的美艳人妻有所反应,阿旺伯赶紧从床头的柜子里抽出一个小瓶子。
-  ”嘿嘿,该用这个了。“阿旺伯看着小瓶子满眼的英文满足的淫笑道。-
【未完待续】[ 此帖被Emma2015在2016-03-04 22:41重新编辑 ]